对于旗舰店位置,李忠信很满意,他觉得王德庆的眼光不错,算是选了一个比较好的地点,超市主要就是靠人流,人越多的地方,超市的效益就会越好。

至于王德庆所说的房屋问题,李忠信也觉得十分靠谱,现在刚刚进入八三年,还没有到那种公家房子对外售卖的时候。

虽然忠信公司也算得上是集体公司,但是,部委下属的楼房,一般是不会轻易卖出去的。出租可以,卖出去,那就是弊端,部委下属的企业,真要是没有钱了,也可以向部委申请,想要买下来这个地段的房子很难。

不过呢!李忠信对于这个并不太在意,忠信食杂连锁超市在京城这边能够以这样的一个速度扩张,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

王德庆看到李忠信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他继续开口说了下去,“在京城做宣传的赵媛媛她们这些人,三天前离开京城,到天津那边做宣传去了。您在走之前曾经说过,京城这边的销量一旦打开,可以选择一些黑省那边厂家没有做过广告的城市继续进行宣传,赵媛媛觉得,在京城这边的宣传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该走的地方都已经完全走过了一次,她们需要换一个城市进行这种安尔舒卫生巾的宣传。虽然黑省那边的厂家生产出来的卫生巾已经脱销,但是,她们按照李忠信的部署,宣传的工作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赵媛媛那个小丫头挺有能力,也挺有主见的,她手下的那些人也都听她的,她提出来到天津那边继续做宣传之后,她手下的那些人立刻响应。

和我这边沟通以后,我派了几个比较老实一些年轻人跟她们一起到天津那边,帮她们打前站,并让他们在那边帮助赵媛媛她们进行宣传工作。

全部都是女人出去到外地,我总觉得有些不放心,每天我都让那几个我派过去的年轻人,给我这边打电话汇报一下他们在天津时候的情况。

这几天她们在天津那边的宣传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十分不错,再加上中央电视台上播放的安尔舒的广告,天津那边订货的电话都打到我这边来了。

您是不知道啊!您在中央一套黄金时间做的卫生巾的广告,现在都成为全国一致好评的广告了,很多人对于这个广告都赞不绝口。

卫生巾市场现在已经形成,现在包括我们在京城的批发点,从黑省那边拿货都开始吃紧了,因为需要这种东西的商场和商家实在太多了。

“恩,这个我清楚。不过呢!那些事情你不需要去管,你这边能够批发出去多少货物,依旧直接向卫生巾生产厂那边要,不用考虑货方面的事情。我们忠信食杂连锁超市在安尔舒卫生巾的拿货上有优先权,只要是我们这边需要卫生巾的货物,他们那边会优先给我们送货,这个事情上,你大可不必担心。”李忠信从王德庆说这个话时候的语气当中,他能够感觉到王德庆在卫生巾批发方面有一定的担心,毕竟王德庆并不清楚安尔舒卫生巾厂和忠信公司之间,究竟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关系。

看到李忠信那种自信的神态,王德庆这个老江湖,他立刻就明白过来了其中的奥妙。

之前很多时候王德庆都有着一种疑惑,现在安尔舒卫生巾在京城这边很多商场都出现了断货,可是,忠信食杂连锁超市这边的八个批发点却可以进行批发零售,其他想要代理在京城批发的公司,现在几乎都是一样,没有货。

而忠信食杂连锁超市从安尔舒卫生巾开始火爆销售,一直到现在的这个时候,就没有断过,看来,里面绝对有着他不知道的奥妙。不过呢!王德庆却是没有刨根问底的打听这个事情,毕竟这个事情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只要京城这边有货卖就成。

王德庆想到这里,直接把卫生巾的事情放在一边,转头看了看闫立国,慢慢开口说道:“闫立国现在在车里面,他和肖涵宇两个人工作的事情,到时候由他和您汇报,至于陈冲和另外一组人,他们最近一段时间的成绩,我和您简单地汇报一下。”

李忠信脸微微沉了一下,露出一副微嗔的表情说道:“大舅,您就别老您您的了,您要是在这么您您的,会折我寿的,难道您还盼着我早死不成?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直接喊我忠信就可以了。”

对于邻家王姥爷家的这个大舅,李忠信一直都很尊重,现在车里面也没有外人,说话的时候,要是让邻家大舅您您的叫,李忠信觉得他被叫老了不说,更是感觉到了一种十分腻歪的感觉。

王德庆晒然一笑,更是开玩笑地回了一句:“既然你让我叫你忠信,那你也别王经理王经理的叫我了,叫得我也是直起鸡皮疙瘩。”

王德庆把陈冲和另外一组人最近一段时间发展的情况,简单地向李忠信做了汇报。王德庆告诉李忠信,陈冲他们负责收古董字画这类的物品,在京城这边的进展不是佷大,毕竟他们年轻,对于那些古董字画之类的物品认识的程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