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信刚想说好,他的耳朵中突然听到了一声胃鸣,他顿时就呆愣了一下。想到他们从下飞机到现在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也已经过了中午的饭点,也是时候吃些东西了。

至于让董天昊去问土地问题的这个事情,并不是一件着急的事情,如果南苑村那边有地卖,也是跑不了的,也不差那一时半会儿的时间。

想到这里,李忠信开口说道:“董天昊,那个不急,咱们先找个地方解决中午吃饭的问题,大家这个点也都饿了,咱们一齐出去祭五脏庙。”

“老,信哥,要不您在这里吃一口?我让赵越给你做饭,赵越做饭还是挺好吃的。”王鹏一听李忠信的这个话,再加上听到王波的胃鸣的声音,他立刻就明白,李忠信和王波这是下飞机直接到涂抹这边来,应该是饿了。

这边是属于京城郊区地带,周边没有啥吃的,要很远的地方才有国营饭店,出去吃饭,真就不如在他这边让赵越做一些吃食了。

“不了,我们这么多人呢!在你们这边吃饭的话,也坐不下,咱们一齐出去吃,就附近吧!简单吃一口午饭。”李忠信直接就否定了王鹏的建议,他们这些人都在王鹏这边吃饭,光是做饭得做到什么时候去啊!

再说了,废品站在环境上,细菌的含量应该相当高,他现在才十一岁,要是因为在这个地方吃饭得病了,那真就是得不偿失了。

别看李忠信对于在这样一种地方聊天什么的没有任何问题,可要是涉及到吃饭的问题上,李忠信真就不想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吃饭。

“附近?!附近?!!”王鹏右手摸了摸脑门,嘴中还念叨着附近两个字,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王鹏他们三个人在南苑村这边一直都是自己做饭,出去吃东西的时候很少,毕竟到哪里吃饭都需要全国粮票或者是京城粮票。

而郊区这边本身人流就小,也没有什么人选择在这样的地方开饭店,国营的大饭店业不在这样的地方弄。

他们三个人虽然在王德庆那边领出来了很多全国粮票,每个月的工资也有几十元钱,但是,他们却没有出去大吃二喝的想法。

本身他们是做收购废品生意的人,不说穿戴的问题,真要是出去大吃二喝,让其他的人怎么看他们。

“真就别说,我知道一个地方,味道还不错,要不我们去村口临近大道的那家面馆吃面?”董天昊看到王鹏结结巴巴地没说出来什么,他直接开口回答了李忠信的问题。

“吃面,很不错啊!上车饺子下车面,挺符合我们现在的这个状况的,再说了,现在眼看就过中午了,能够填饱肚子就成,咱们走,一起去吃面。”李忠信听董天昊说村口临近大道的地方有一家面馆,他立刻就选定了那里。

就在李忠信刚要起身的时候,他看到王鹏恨恨地瞪了董天昊一眼,并开口有些急切地说道:“信哥儿,您可千万别听天昊的,那个面馆味道虽然还可以,但是,真不适合您去吃,要不然我们几个人请您到京城市里面吃饭吧!”

李忠信的眉头一蹙,对于王鹏说的这番话很是不理解,刚要开口问话,就看到王鹏不着痕迹地在董天昊的小腿上踢了一下并小声对董天昊说道:“天昊,你小子净出馊主意,咱们的领导到咱们这边来视察工作了,还能让领导们到那样一种地方吃饭?你这个家伙,一点诚心都没有。”

李忠信十分粗暴地打断了王鹏的话,他有些不耐烦地说道:“王鹏,你这么说话我可不爱听了,我记得你也是竹板屯的人。咱们这些人到哪里吃饭不都一样,我看吃面就挺不错,而且应该离这里不远,咱们就去那边吃面,其他的话就不要再说了。”

李忠信心中清楚,王鹏是觉得他和王波王德庆他们三个人到他们这边来,他想尽尽地主之谊,想要请他们到京城那边吃一些好东西。

可是,他们几个人现在哪里差王鹏请吃的这个事情了,更何况他们想要吃好的,就不到他们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村子来了。

“这,这,这……这不好吧!”王鹏对于李忠信要去吃那个面馆,依旧有些感觉不舒服,更是不愿意让李忠信他们到那面馆吃面。

“行了,你就别在那里磨磨唧唧的了,忠信说要到村口吃面,那我们就到村口吃面,现在就出发吧!不说还好,你们这一说,我这肚子真就感觉到有些受不了了。”王波不悦地翻了王鹏一眼,抬屁股起身,直接就推开了王鹏他们这边的屋门,向外面走了出去。

看到三舅十分有个性地走了出去,李忠信随即起身,跟着王波走了出去。

吃什么东西都是为了填饱肚子,在什么地方吃都是吃,面馆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在东京那边一直是大鱼大肉,回到这边吃碗下车面,也算不错。

因为董天昊说面馆在村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