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逝的十分迅速,转眼之间又是周六。

在正常情况下,学校只要是不上课,李忠信都应该在家附近和差不多大的小伙伴一起玩耍,玩个飞机格或者是抓人藏猫猫啥的,可是,现在李忠信重生到了八二年,稿费小小的收入了一笔,觉得可以开展下一项进程了,所以他硬缠着父亲李尚勇到其所工作的家倶一厂玩玩。

李尚勇对于儿子的要求颇感无奈,想到李忠信最近的不安分,也是硬着头皮答应了李忠信的请求。

坐在父亲那有些破旧的金鹿牌大二八自行车后座上,李忠信颇为感慨。

八十年代就是穷啊!出门有个大二八自行车就已经是一种奢侈,跟后世根本就没有办法比。

赶上好路段的时候,坐自行车还算可以,要是碰到不好的路段,屁股都块颠两半了。

从李忠信的家到家倶一厂也就是三四里的路程,要是在后世,开车用不上三分钟基本就到了,可是,现在李尚勇载着李忠信,却足足用了十分钟才到地方。

到了工厂,因为李尚勇的工作特别忙,他直接就把李忠信丢给了小徒弟冯小武,让冯小武带着李忠信在工厂里面安全的地方玩一下。

李忠信父亲的徒弟一共有三个,其中两个徒弟在这个时候都已经正式出师,只有最小的徒弟冯小武还处在学徒期中。

浓眉大眼的冯小武岁数不大,接近二十岁,一米六十多一点的个头,矮胖矮胖的,单位的同事都唤作他小武子。

此时他正是精力旺盛的时期,帮师傅干完活以后,还能够帮助其他人来做一些事情,一直卯足了劲想要早些出徒。

听说师傅要让他带孩子玩,冯小武顿时就成了霜打的茄子。

搬搬抗抗这些事情冯小武不犯愁,可是,帮着带孩子的事情可就让冯小武感觉到了为难。

这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帮着带孩子,陪孩子玩好了,玩高兴了,并没有任何的功劳,要是孩子跟他在一起出了什么事情,那他可就糟心了。

师傅家中的这个小子很是淘气,冯小武记得很清楚,李忠信前段时间在学校玩欢脱了,差点没摔死,这要是跟他在一起出了点事情,那他出徒转正就指不定会推到哪年去了。

冯小武正犯愁领着李忠信做什么能够不出事呢!就看到李忠信从棉衣的内兜里摸出来一盒凤凰烟,很是自然地向他递了过来。

尼玛!这是什么个情况?

冯小武看到李忠信把手中的凤凰烟递给他的时候,整个人呆若木十年代初期,当学徒的,逢年过节的时候,只要是手中有一些闲钱,那是必须要到师傅家中孝敬的。

当时最为流行的就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句话,而且当徒弟给师傅送礼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师傅交给你手艺,让你今后能够有吃饭的本领,自然应该这样孝敬师傅。

可是,师傅的儿子突然间给他送上一盒凤凰烟,这个就让冯小武感觉到脑子不够转了。

在八二年的时候,凤凰烟在江城市也算得上是不错的好烟了,这个时候红塔山才一块二,而凤凰烟的价格是八角,算得上是高档香烟,已经把当时的春城、春耕、大前门之类的远远的甩在后边。

大前门在八二年的时候卖三角六分钱,大生产才二角五分钱,像冯小武这样的学徒工,能有票购买到大生产、大前门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一件事情了。

冯小武一般在师傅做朋友私活的时候,偶尔能够有讲究的朋友给上那么一颗红塔山或者春城烟,凤凰这个烟他真就只看人抽而没有抽过。

凤凰烟最好的地方是人们吞云吐雾之后,飘散在空中的烟夹杂着一种淡淡的说不出来味道的清香,特别好闻。

只要出去抽凤凰烟,很多人都会高看一眼,至少知道这个抽烟人还是比较上档次的,要是没有档次的人,是抽不起凤凰烟的。

李忠信看到有些呆傻的冯小武,他不禁也是楞了楞。

给冯小武递烟的时候,李忠信感觉十分自然,就好像是一件很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是,看到冯小武的那个表情,李忠信立刻明白了什么。

他想明白了这个时代人的那种想法,立刻笑着对冯小武说道:“小武哥,今天到厂子里来,主要是想让你帮我做点东西。烟是我特意给你买的,你必须要收下!”

李忠信到家倶一厂这边的目的原本就是想要找冯小武,毕竟父亲的几个徒弟当中,只有冯小武最适合做他要做的事情。

看到冯小武还是晕乎乎的,李忠信在怀里摸出一张画好尺寸的图递了过去,并继续开口说道:“小武哥,这个是图纸,你按照这个上面的尺寸帮我先做一个,如果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