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夏的东北,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仿佛下火了一般。

那种闷热,让人们感觉到很难受,也颇为无奈。

虽然气炎热,李忠信却依旧按照他的约定,守在竹板屯的村口前的歪脖树下,等候着和他一起玩耍过家庭条件不好的伙伴。

足足等了半个多时,李忠信才算等到约定好的所有伙伴。

领着他们在村口不远的董志国家里喝了些冰凉的井水,又进行了一番叮嘱以后,他才领着这些人到了江边。

李忠信和王波站在江边一块和他差不多一般高的大石头上,俯瞰着经常一起玩耍家庭不太好的伙伴们,他的两只手慢慢扬起,虚空按了两下,示意下面略显骚动的伙伴们安静下来。

扫视了一圈满是希冀之色的伙伴们,李忠信手放了下来,右手捅了捅没精打采的王波,让王波开始给下面的这些孩子训话。

王波被李忠信捅得打了一个激灵,满脸鄙夷地瞥了一眼李忠信,又扫视了一圈下面的孩子,他才开口慢慢地道:“我是李忠信的三舅王波,也是这个地方的负责人,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今后你们就归我管理了。

你们都是李忠信的伙伴,我这里有赚钱的机会给予你们,希望你们赚到一些钱改善一下生活,补贴一些家用。”

看到下面的这些孩子脸上露出了欢喜之色,开始出现了交头接耳的现象,王波的脸一沉,话锋一转,严肃地道:“肃静。”

看到下面孩子安静下来以后,王波严厉地道:“领你们赚一些钱改善一下生活并不算什么,但是,领你们改善生活的同时,你们要遵守我制定下来的规矩。

古人的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学校你们听老师的话,到这边必须要听我的指挥。

现在放暑假了,气十分炎热,只要是想跟着我赚钱的,你们必须要服从我这边的安排,绝对不可以在江边下水游泳,绝对不可以因为干活的事情打架,绝对不可以……”

王波照本宣科地念完之后,看到没看那些孩子一眼,便拉着李忠信的手,从大石头上跳了下去。

和李忠信绕过石头以后,他一边指挥董志国和他一起把人往江边带,一边没好气恨恨地剜了李忠信一眼。

李忠信记得十分清楚,也就是在他学将要毕业那年,江城的松花江边就淹死了七八个半大孩子。

八十年代,精神和物质都相当匮乏,一到放暑假的时候,家里面没有大人管的孩子便成群结队的到江边或者是江边的几个大泡子戏耍,每年淹死的孩子怎么都会有那么五六个。

虽然李忠信想给他身边的朋友赚钱和吃到好东西的机会,但是,李忠信绝对不会让这些曾经的玩伴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出现什么危险。

至于后面规定的不能打架斗狠这些事情,李忠信更是有着自己的想法。

这个时候他找过来摘鱼的有十多个,里面的大多不是同学,毕竟他们同学的岁数太,而且几乎都不是一个学校的,要是真的打起架来,他真的很难处理。

这些人当中,都是家里生活条件差,甚至在家里面吃饱饭都费劲的那种。

到这边来摘鱼,是李忠信给予这些朋友在八二年的一个福利,他不希望因为他重生的事情,太过于影响身边的这些伙伴。

李忠信给予他的这些家庭困难的同学和邻居伙伴的钱并不高,他心中清楚,钱给予的过多,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挂鱼拉的成年人每的收入大概是一块多钱,摘鱼不用出力气,李忠信给这些同学和伙伴定的钱数是每人每五角钱,另外补助一些鱼。

补助的标准基本上是和成年人统一的,每摘鱼一的时间,给一条一斤左右的江鱼,也就是,每个人都能够拿回家里一顿饭的鱼,能够让家里的大人给他们改善一些伙食,能够让他们免受营养跟不上去的痛苦。

另外,李忠信还让这些同学和伙伴们准备饭盒,让他们和打鱼挂鱼的成年人一起吃中午的伙食饭。

虽然伙食的标准并不高,但是,每顿都有鱼肉和时令蔬菜,两合面的干粮管饱,这个才是李忠信给予他们的最好福利。

之前李忠信一直没有用女人和孩子,是因为李忠信觉得打鱼这个事情在江边,女人和孩子在江边做这样的事情不方便,而且有着雇佣妇女儿童的嫌疑。

这个时候屯子里面的妇女和后世的妇女根本就没法比,不但要和男人一样到地里面去劳作,喂鸡喂鸭,还要照顾家里面的老人和孩子,洗衣做饭,甚至李忠信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屯子里面的女人要比屯子里面的男人还要辛苦。

现在那些没有签订协议的零工不干了,正好用一些妇女儿童来摘鱼。

只是李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