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阳光照射在松花江面上,远远望去,一片波光粼粼。

青草和红、黄的野花,被高悬空那火热的太阳蒸晒着,空气里充满了甜醉气息。

江边的一片树荫之下,李忠信的右手挡着密密层层枝叶间透射下来铜钱大粼粼光斑,心情愉悦地看着远处忙碌的人群。

细品了一会儿王波最近一段时间的汇报,李忠信心中又萌生了新的念头。

看到打鱼、摘鱼的人手多了,李忠信琢磨了一阵子以后,他把白云鹏的三叔白奉义单独叫了出来。

让他和那几个在打鱼队里面头脑灵活十几个人组成了一个运输队,负责骑车到江城附近周边的乡镇去卖鱼。

一个大二八的自行车后座上用铁丝(八号线)做出来两个圆圈,用钳子固定住,从圆圈中间穿一根硬木棍子,棍子两端无论是挂两个筐,还是挂上两条麻袋就组成了一个流动的运输车。

八十年代和后世不同,出门的时候大部分都用自行车,壮年人每骑行个几十公里都没有任何,就是妇女驮上个百十斤的东西,都能够骑行很远的距离。

鱼打上来的多,每的销售量加大,江城卖不完,自然就需要更多的人走出去,到江城周边的乡镇进行售卖。

利益是驱动人们拼命工作的源泉,组成这样的一种远道的运输队能够获得更高的利益,李忠信自然不会放过。

最为重要的是,李忠信组成这些远道运输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在周边帮助他收集老邮票和一些老物件。

李忠信心中有数,这些骑行送货的这些壮年按照他的安排,今后的收入绝对相当可观。

一斤鱼一、两毛钱批发给他们,他们走乡串户进行换购,每斤大鱼的价格有时候甚至能够翻上两三倍。

如果赶上那个地方有要举办婚礼的,一次就能够赚到沟满壕平。

八十年代初期,大部分人都不会经商,因为经商不光会受到大多数人的鄙夷,而且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

一个人如果有着稳定的工作,是绝对不会考虑经商的。

这个时候,物资都是国家控制,就是想要经商也需要有东西卖才可以,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原因,城市人不喜欢经商,更不想当那种走资派。

而郊区的农民就不一样了,郊区的农民地少不,还没有其他的收入,靠吃饭得看年景,年景好了,无非就是多出来一些口粮,能够让家里人吃饱。

要是赶上年景不好的时候,家里面甚至都会揭不开锅。

在忠信公司里面去各个地方卖鱼,每的收入足以超过城市里面的高级工人,只要你能够吃得了苦,到秋收之前赚到的钱,绝对要超过一年收入的两倍,而且只多不少。

夏的时候在家里面呆着,钱绝对不会和馅饼一样从上掉下来。

李忠信对于他们这些人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他们每在忠信公司这边领鱼,都是按照批发的价格领取的,到外面的村镇或者是远一些的地方,他们按照零售价出售。

李忠信设定的定价机制很简单,零售价可以按照路程的远近来考虑加价的钱数,可是,加价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在当地卖鱼的平均价格以下,绝对不要高过当地的鱼价。

换取东西的话,只要是粮食、副食品或者是什么明清时期或者早期的大钱了,这些都可以给予换购者优惠。

这些骑行到各个乡镇卖鱼的人,要到各个乡镇的邮政所去和邮政所里面的人搞好关系,只要是邮政所里面有剩余的生肖票,就要把这个事情告诉到忠信公司这边,忠信公司这边就会派遣人员到那邮政所购买到生肖票。

原本李忠信只想购买猴票,因为毕竟只有猴票在后世是最为值钱的,价格也是翻了最多的。

但是,李忠信却也是知道,当猴票开始值钱的时候,八一年的鸡票和八二年的狗票也是一路攀升,只不过到了最后,只有猴票独领风骚罢了。

现在这个时候,李忠信手里面有着很多的闲钱,放在手里放着,绝对不如把这些钱都变成能够快速增值的邮票。

现在八分钱一张买到一张邮票,等过几年他用钱的时候,每张邮票的价格就算涨得不高,也会翻上几十个跟头。

八二年的时候,t字头和j字头的邮票在各个邮政所当中也有着很大比例,这些邮政所和城市的大邮局有着很多的不同。

大城市当中在八零年的时候,就已经陆陆续续地出现了集邮爱好者,而乡镇在这个时候吃饱饭都是一个问题,虽然也有些想要赶时髦搞集邮的,也有着那么几个有钱的会烧包地购买一些邮票,但是那购买邮票的能力和城市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

在这个时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