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中国之前,杰米诺·罗斯柴尔德通过家族的情报,他了解到,中国在这个时候虽然改革开放了,但是,其中的经济和开放程度,比想象当中要差上很多。

这个时候,想要和中国那边合作,那就是要和中国政府来进行合作,合作的前提还是中国政府占大股份,掌管一切事宜,单单是这样的一个条件,就让所有想要进入中国的企业家和大家族望而生畏了。

可是,杰米诺·罗斯柴尔德和九井柰子在进行愉快地谈话中,他竟然惊诧地得知,中国居然有一家叫做忠信公司的企业,和日本三菱重工那边谈下来了一个合资的水泥厂,中国黑省那边政府所持股的比例只不过才百分之十而已。

还能够出现这样的一种神操作?!!!

杰米诺·罗斯柴尔德脑海中仿佛想到了一种全新的可能。

这是一个好的契机,在中国这样一个贫穷落后的社会主义国度当中,突然出现了一家这样的公司,就好像是万绿丛中一点红,一下子就吸引了杰米诺·罗斯柴尔德的目光。

按照九井柰子的说法,这个忠信公司相当有实力,到法国巴黎那边采购的高档红酒,无非就是作为忠信公司的一种藏酒来做的,并没有销售这些红酒的想法。

购买那么多红酒,就是为了存储,留着今后来喝,哪怕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当中的一些掌权者,都没有这样的一种本事。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原因,杰米诺·罗斯柴尔德决定到古老的中国走上一遭。

到中国这边来的目的有两个,一来是游览一下他从小就很想到达的古国,看看有没有什么发财的思路和机会,听听负责中国事务的大使的中肯建议。

无论是他,还是世界上的各大家族,他们早就对中国虎视眈眈的了,现在无非就是看谁敢于先踏入这个未知利益的国度而已。

二来杰米诺·罗斯柴尔德是想看看,在中国黑省那边找到忠信公司的负责人,看看就没有机会搭成共识,进行一些合作。

对于中国这块还没有进行大规模开发的处女地,无数大家族和大企业都已经望眼欲穿,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们还看不准一直信奉红色的社会主义国家会怎么对待外资,怎么给予他们优厚的条件。

很多时候,不见兔子不撒鹰,只要是他们没有看到赚钱的希望,没有看到未来最为美好的前景,他们是不会轻易涉足到这样的一个国家的,万一刮起一阵什么风暴,就会把他们吹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新中国成立以后,外资对于投资中国这边极为忐忑,毕竟他们当初压宝都压到了国民党那边,以为国民党能够统治中国。

他们没有想到,一直被国民党称之为**的**会执政,建设起来了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对于社会主义国家,这些寡头们有着深深的畏惧,万一风头一变,把他们的资产全部充公,他们就是求爷爷告奶奶的也是挽回不了损失。

八十年代,是全世界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时候,投资到什么地方,他们都能够赚到很多的钱,他们不是赌徒,更不想到中国这样的地方进行赌博。

杰米诺·罗斯柴尔德和这些人不同,他看到了他们没有看到的一种全新的苗头,而且,他总有一种感觉,他到美丽的东方古国一定会有极大的收获的。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国际航班,下飞机以后,杰米诺·罗斯柴尔德并没有到处乱走,而是坐上来提前预定的法国驻华使节的公车,带着美女翻译杨盼盼直奔下榻的京城酒店而去。

杰米诺·罗斯柴尔德坐在汽车当中,无聊地望向窗外时候看到,机场到京城酒店这个时候并没有高速公路。

他们下飞机的时候,也就是11点钟左右,在这样的一个时间段当中,他从机场到京城酒店那边,只看到稀稀拉拉地几十辆轿车,其他的都是一些,二战时期淘汰的那种样式的货车。

杰米诺·罗斯柴尔德问起了杨盼盼,得知,这样的一种货车叫做解放汽车,是中国国产的比较不错的汽车。

那些跑在京城当中的汽车,大部分她也不认识,不过呢!按照车型和样式来看,这边的这些汽车大多数都是欧洲产的汽车,俄罗斯产的拉达车居多。

他们一路之上,见到的最多的,无非就是一些骑自行车的人。这些人几乎是千篇一律的颜色,但是,他们的脸上却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息,仿佛他们骑着的不是自行车,而是坐在轿车当中一般自豪自傲。

杰米诺·罗斯柴尔德从下了飞机以后,就开始感觉到京城特别灰、也特别脏,全是土,没有高速公路,都是那种十分狭窄的柏油路。

进入市区才逐渐看到一些老旧的公共汽车,那种破旧的公共汽车,猛然间让他回到了他小时候的岁月。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