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逝的速度很快,在李忠信刚刚写完两本暑假作业的时候,已经悄然走进了八月。

李尚勇叫住了刚回来一又要去王波那边的李忠信,他义正辞地板着脸道:“臭子,你这是玩野了啊!最近一段时间哪里都不允许去,要在家里面把所有的作业全部完成,绝对不能和前两年一样,眼看着到开学了,作业还没有写完。从今开始,你被禁足了。”

李尚勇觉得,这半个暑假的时间都已经过了,李忠信却一直在竹板屯那边和王波疯玩,他都看不到影,这个事情绝对不是好事情。

让李忠信在家里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他怕李忠信玩野了,到开学的时候就无法收心了。

王雅清对于李忠信到三弟王波那里虽然不大反对,但是,儿子的确是有些不像话,暑假都过了一半了,她在家里几乎没怎么看到儿子,让李忠信多在家里面呆一呆也是一件好事情,总去农村乱跑,那还不得被王波惯得不成样子啊!

五一的时候,李忠信的班主任张志芹老师就对她过,李忠信现在花钱大手大脚的,简直有些过火,没有赚钱的年纪,竟然请全班的同学和老师吃雪糕。

开运动会的时候,还给同学发面包汽水和香肠,学校门口要是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更是人人有份。

前一段时间,李忠信给她送鱼送的都让她感觉到不好意思了,在这样的一个年纪大手大脚的乱花钱,以后那就是一个败家子。

家里面一直就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一直都是勤劳致富,节俭持家,真要是李忠信成了败家孩子,他们做父母的责任最大。

为了避免李忠信成为那种败家孩子,王雅清决定同意爱人李尚勇的决定,最近一段时间不允许李忠信去竹板屯王波那边。

甚至在王波到家里的时候,对三弟王波下了严令,绝对不允许王波胡乱给李忠信零花钱了。

如果三弟王波不听,到时候她不但会狠狠地收拾王波,还会把王波惯孩子学坏的事情告诉父母。

刚从省城买拉和李忠信要买的各种画画用的东西回来的王波,他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直接哭晕在厕所。

这大姐也是太不讲道理了,居然把这些事情都算到了他的身上。

李忠信朝他要零花钱?!!

尼玛!正好相反,是我王波向你儿子讨钱钱好不好。

王波在这个时候觉得十分悲催,更是十分郁闷,李忠信这货明明就是一个恶魔,把他每折磨得不要不要的,还和人畜无害的绵羊似的。

从开始打鱼一直到八月份了,每他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现在更是被李忠信逼着学习,让他和董志国董国忠他们几个人一起念什么夜大。

王波默默地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每一大早上起来,先得从忠信公司把渔和风筝板子拉到江边,并点名,以及布置当的工作。

布置完工作,立刻要到公司翻新的那几处作为办公室的房子那边,一是看工程进度,二是看需要什么材料。

需要购买的材料,他得负责到市里购买,需要和其他企业换购的材料,他得需要跑到其他企业和企业的领导商谈,确保房子的修缮工作能够顺利完成。

如果那些企业的领导在的话还好,如果不在的话,他甚至要跑上好几趟。

鱼打上来送货和售卖的事情虽然已经不用他和董志国两个人了,可是,他们两个人每必须对那些卖鱼的点进行巡视,及时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这个时候,忠信公司打鱼和卖鱼已经形成了一条龙,在江边的时候,负责送货的人就已经把鱼的种类分好,而且把鱼的重量称好。

送到卖鱼的地方,按照斤数对上一次,然后就是卖鱼的事情了。

鱼的价格是统一的,重量也是有数的,每卖钱额上交到王波手中,王波再负责把钱送到竹板屯会计那边进行做账。

从竹板屯会计那边回来以后,要到忠信公司所在的院子查看渔的晾晒情况,每队打鱼的渔和风筝板子是否放到了指定的位置,有无渔出现破损的状况,如果有破损状况,还要找渔店老葛的徒弟到这边来进行修补。

只要是有时间了,还要按照李忠信所,要组织起来公司当中所有的员工开安全会议,讲解忠信公司的不容易,展望忠信公司美好的未来。

总之是大事情他全包了,晚上一直忙到大黑,之后还要复习一些考夜大的知识,除了上省城哈市那边买东西的几算是休息,其余的时间几乎都在忙碌。

反倒是李忠信这个妖孽,一懒洋洋地东游西逛,胡吃海喝,到处卖卖萌,装装嫩,现在胡乱花钱败家的事情也落到他头上了。

合辙李忠信是好孩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