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1982》 第四百五十四章 钱是大风刮来的?(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你可知道,你出去这一次花了多少钱吗?你这个臭小子,你这是典型的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你给我说说,你给我买的这个东西值多少钱?”李尚勇指着李忠信的脑袋,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吼了出来:“我不用你给我买任何的东西,你出去的时候,我是怎么和你交代的?你看看你,买回来这么多没用的东西,这些东西都能做什么?”

李忠信越说越生气,声音也开始高昂了起来,他有些声色俱厉地问道:“你这个臭小子,住酒店花了多少钱?折合人民币几百元的酒店你也能住得下去,难道你的身体是金子做的不成?你老子我出去到外地的时候,住旅店的时候,住的都是地下室和普通小旅店,每天的费用才五角钱到一元钱的价格,就是当地的好一些的旅社,住一晚上也就花上个一块两块钱的,你小子倒好,到法国那边,住个旅店,一晚上就花了几百元的人民币?难道你花出去的钱不是钱,难道你花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爸,您咋就那么思想顽固呢?我这次出门到巴黎,没有花钱啊,那些花费都是我那边的合作伙伴给我花的钱,您咋还能因为这个事情发脾气了呢?要不您老人家问问我三舅,看看我三舅究竟是怎么说的?”李忠信直接把话题转移,他可不想在这个事情上和父亲谈下去,在国内,这个时候出去办事或者是其他,住的一般都是小旅店,父亲说的五角钱到两元钱的旅店,在这个时候还算是比较不错的。

按照父亲以前的叙述,想当年父亲在七十年代去援疆的时候,那时候才叫一个苦。

在那边住店,住的是大通铺,吃的东西更都是一些难以下咽的食物,偶尔上面给他们这些人拨下几瓶罐头,那就是最好的东西了。

“你这个臭小子,还敢提你的三舅,要不是你三舅和我说你们住的酒店的价格,我能知道你这个臭小子到外国的那资本主义国家去胡乱花钱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难道你就不知道,我们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吗?你知道你那一晚上几百元钱的花费能够养活多少人吗?”李尚勇越说越生气,就好像是李忠信做了什么万恶不赦的大事情一般。

李尚勇有一种想法,李忠信出去一次花费了那么大一笔钱,简直就是罪过,出去一次花掉成千上万的钱,那就是嚯嚯钱了,现在中国吃不上饭的人都很多,李忠信不应该到外面去胡乱花钱。

李忠信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问题出在三舅王波身上,估计是王波和家里人聊天的时候,说出了他们在法国那边的花费情况。

在法国那边住的高档酒店,每天的价格李忠信真就没有去打听过,但是,他也能够感觉得到,能够在那样的酒店住的都不是一般人,可以说是非富即贵。

法国是发达国家,更是世界上着名的浪漫之都,那么高档的酒店在这个时候几百元人民币一晚上,那可以说是太正常了。

“中国有多少人现在还吃不饱饭,有多少人还在衣不遮体之中?你看你,出去一趟,和你三舅你们两三个人,花了几万元钱?你是咋想的啊?难道你是资本主义复辟?你这个臭小子,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之前我就不同意你到什么法国那边去,那种资本主义国家有什么好去的?”看到李忠信没有反驳,李尚勇越说越是激动,手指着李忠信的脑袋捅了两下,却是没有下得去手打。

李忠信的脑门上出现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黑线。

这都哪跟哪啊!啥大帽子咋都给我扣上了呢?

资本主义复辟?我啥时候搞资本主义复辟了?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还真就不怕您打我一顿,天天没什么事情就训斥我一顿,真就不如打我一次来得痛快。

“父亲,您消消气,我到法国那边去,是代表着咱们省里面到那边去谈合作去了。

我这是为了全省人民的利益,为了全国人民的幸福去的巴黎,而不是您想像的我到那边就是吃喝玩乐去了。

这次到那边,我真的一分钱都没有花,我可以对天发誓,在那边要是我花了一分钱,天打五雷轰。”李忠信指天发誓地说了起来,他觉得,和父亲说事情,必须要把国家的利益和省里面的利益摆出来,用扣大帽子的方法,给父亲扣上民族大义,扣上一顶大帽子,只有这样,父亲才会把观念转变过来。

这次到巴黎那边,李忠信真的是一分钱没有花,花钱的都是杰米诺,吃住玩,一切的开销都是杰米诺花的钱。

买奢侈品的时候,虽然没有用杰米诺花钱,但是,消费的时候,都是九井柰子那边花的钱,到时候会在公司当中报账。

再说了,这次李忠信到巴黎那边走的急,根本就没有时间到中国银行那里取兑换法郎,想花钱,也是有心无力。

“替省里面到巴黎那边谈事情去了?”李尚勇听到李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