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信虽然已经用最快的速度从日本返回了江城,但是,却依然被父母一顿狂虐,要不是第二天还要上学,李忠信还会受到李尚勇喋喋不休的唠叨。

这次李忠信到日本那边的行程已经足够短,甚至很多事情都没有搞定便返回了江城,但是,却已经是开学四天了,刨除掉周六周日的休息,李忠信耽误了两天的时间。

按照正常的情况,这个事情算不得什么,但是,作为李忠信的父亲来讲,这个就是天大的错误,无论到什么时候,李忠信都不应该耽误功课。

李尚勇的心中一直有一种想法,那就是,李忠信是上学的孩子,在这个时候首要的任务是学习学好了,懂得老幼尊卑,懂得中华上下五千年的精华,至于赚不赚钱的事情,真就不应该是李忠信这个岁数去考虑的。

李尚勇另外的担心就是,李忠信的摊子实在是铺得太大了,别的不说,江城这边最有钱的公司就是忠信公司,枪打出头鸟,真要是因为这个出事情就不好了。

李尚勇小时候吃苦惯了,喝刷碗水都喝第二茬的,他一直觉得,能够吃饱饭,能够穿暖,小富即安足矣。

像李忠信这样折腾,早晚会出问题,特别是和那些个外国人总联系,到时候再被弄个卖国贼的话,那就糟糕了。

李忠信的母亲对李忠信不满,则是因为李忠信这次到日本那边行程急,并没有从日本那边直接给她带回来好东西。

虽然李忠信一再说给母亲买了一些东西,等过几天的时候,由波多梨花从日本那边给带回来,但是,王雅清却是不相信这个事情,甚至说李忠信撒谎骗她,要是真有那么一种孝心,无论如何也是不会空手从日本那边回来的。

李忠信第一次到日本那边给她带回来的化妆品不错,她用得也十分高兴,这次李忠信到日本那边去的时候,她特意提起了这个事情,可是,李忠信却是给忘记了,她要不给李忠信好好教训一下的话,今后恐怕这个臭小子到外地去,会习惯性忘记给她带礼物,这样的事情她可不想要发生。

李忠信托着疲累的身体上了一周的课以后,接到了陈醒然让曹睿从省里面给他打来的电话。

“忠信啊!我是曹睿。这次你到省里面想要办的两件事情呢!现在都已经有了眉目。

黑省建设基站的事情,政府负责这个事情的部门原则性同意,不过呢!这个部门提出来两种方案,第一种方案是,黑省这个部门要控股百分之五十以上,也就是说,全省基站建设成功以后,这个部门需要说了算。

不那边可以按照投资人的方式来进行入股,到时候按照百分比进行分红。

基站的建设和基站设备的采购方面呢!黑省这个部门会和中国邮这个部门的总局那边进行申请,忠信公司进行出资就可以。”曹睿不疾不徐地缓缓说了起来。

曹睿心中也清楚得很,李忠信是绝对不会同意这第一种方案的,李忠信不是傻子,把钱投资进基站的建设当中,全部让这个系统那边说了算。

“第二种方案呢!是zxsl公司独资建设基站,包括基站设备采购等所有事宜,这个系统的人帮助zxsl公司建设基站,派出这个系统的技术人员帮助完成基站的接口等一切事宜,这个系统不出资,占项目的百分之四十九,只享受分红权,没有管理权限。”曹睿慢条斯理地把第二种方案对一直倾听着的李忠信说了出来,他心中觉得,第二种方案相对来说还算可行,至少这个系统那边拿出来了诚意,只从zxdl公司进行分红。

李忠信脸上的表情一阵红一阵白,他真的没有想到,黑省这边的这个系统竟然能够拿出来这样的两种方案。

第一种方案,简直就是一种玩笑。他李忠信不是傻子,把那么多的钱投资进去,连说话的权限都没有,那么庞大的邮政系统,随随便便做做账就能够把赚钱盈利的东西变成不赚钱的东西。

也就是说,真要是他把钱投资进去,最开始的时候,可能还会有一些小小的收益,但是,一旦开始赚钱了,他这边甚至连本钱都不见得能够收回来。

至于说派监督人员对这个系统进行监督的这个事情,那根本就是扯蛋,李忠信心中十分清楚,国营的国有单位今后会是一个什么德行。

这个系统今后进行分家,成立了几个大型的中国最大的寡头公司,可是没少坑害老百姓的钱财。

第二种方案呢!总算是贴一些铺衬,不过呢!狮子大开口的痕迹很重。

一份钱不出,便想要占百分之四十九的分红权力,这个想法也实在是另李忠信苦笑不得。

基站建设方面,都是日本北海道那边的iisjgkcg公司全面负责,江城这边的忠信公司总部无非就是派出一批人到那边和iisjgkcg公司的人进行学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