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信,你太姥爷的脚被砸坏了,现在住院呢!你过来看看吧!”

什么?!!你再说一遍?

李忠信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人都感觉到不好了。

“忠信,你太姥爷买秋菜的时候和卖秋菜的发生口角,卖秋菜的那个农民的大秤砣掉下来,把你太姥爷的脚面砸坏了,现在正在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呢!在407房间,你抓紧时间过来一趟吧!”李尚勇说完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李尚勇这个时候心情十分不好,这一早上刚到单位两个小时不到,还没有安排完车间当中的工作,就接到了李忠信所说一直负责他们家里面人安全的林伟的电话,说是王秀太在家门口买秋菜的时候脚面被砸坏了。

林伟告诉李尚勇,他没有联系到李忠信,给他这边打电话以后,正送老爷子到医院呢!他希望李尚勇能够先到医院这边来一趟,和他办理完王秀太住院的一些事宜,然后联系李忠信。

李尚勇听到这个事情以后,在第一时间骑车赶到了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

他和林伟两个人忙完了王秀太住院等事宜以后,便立刻给过去忠信公司总部那边的李忠信打去了电话。

这个时候,没有bp机,没有移动电话的不方便就体现出来了,负责李忠信家人安全的林伟给李忠信打电话,因为李忠信还没有到忠信公司总部,他找不到李忠信,只好先给李尚勇打过去了电话。

李忠信平复了一下心情以后,立刻从忠信公司总部的办公室冲了出去,找到总部办公室当中坐着喝水的封半山,让封半山开车,直奔江城第一人民医院。

怎么会这样?怎么好好的太姥爷能够受伤了呢?!!

脚面砸坏了,脚面砸坏了……

李忠信口中不断地念叨着,脑海中猛然浮现出来后世母亲同事和母亲聊天时候的一段故事。

李忠信猛然间想了起来,当时母亲的老领导耿姨和母亲聊天的时候聊起过,自己的太姥爷有一年买秋菜的时候,因为少了两颗秋菜的时候和那个卖菜的小贩进行理论,因为这个事情两个人吵了起来,互相拉扯之间,被秤砣砸到了脚面。

因为这样的一个事情,王秀太急怒攻心,一下子瘫痪在床,也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便去世了。

我怎么能够忘记这样的一件事情呢?

我重生之后,怎么就没有想到太姥爷是因为什么事情死了的事情呢!

李忠信陷入了一种深深的自责当中。

李忠信重生这两年的时间,实在是太顺风顺水的太过顺利,甚至忘记了事关至亲的这个事情。

林伟这个该死家伙,究竟是怎么搞的?怎么在自己家那里还能够让太姥爷受伤呢?!!!

封半山他们一共三个人到这边,封半山负责他的安全,林浩则负责王波的安全,家里面那边的安全工作李忠信自然交给了林伟。

一直以来,家那边风平浪静,丝毫事情都没有发生,甚至有一段时间李忠信都忘记有林伟这样的一个保镖了。

林伟是封半山的战友,和封半山钱浩两个人拿一样的工资,怎么连他家里面老人都保护不好,怎么还能顾让太姥爷那么轻易地就受伤了呢?

不过呢!李忠信很快就把这种事情抛之脑后,他开始考虑起来到了医院那边,是不是让太姥爷进行转院,到省里面的医院或者是到京城那边的医院进行一下治疗。

如果事情真的按照正常的发展,是不是太姥爷在一个多月以后就会死亡呢?

李忠信觉得,他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他要尽可能地让太姥爷多活几年。

“林伟,你是怎么弄的?我太姥爷怎么就会受伤了呢?”李忠信刚刚进入医院住院处的走廊,就看到耷拉个脑袋站在走廊边上的林伟。

一看到林伟,李忠信的气就不打一出来,他十分不满地质问起林伟来。

“老板,没有看护好老人,这个事情是我的错误,实在是有愧于您的信任。”林伟那看上去就有些凶恶的脸上,这个时候满是沮丧,丝毫看不出来这个壮汉是曾经在战场上杀敌如麻的军人。

“你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要听完整的报告,我不希望你掺杂任何的谎言。”李忠信黑着脸,厉色地说了起来。

李忠信想要听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然后在进入病房劝慰王秀太。

“是这样一个事情,上午的时候,您家门前来了一个卖秋白菜的,老人称了两百斤白菜,让卖白菜的那个年轻的小伙子把白菜送到家里,这是一件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我在对面的房子当中看得很清楚,并没有去管这个事情,毕竟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