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信公司要建设住宅楼,说是要分给公司员工两室一厅,一室一厅的全新楼房?!!”

“真的假的啊!我怎么没有听说呢?”

“那还能有假,忠信公司的高层领导在开会的时候已经把这个事情定下来了,只要市里面和这边的乡政府能够给予忠信公司土地方面的支持,马上就能够建设住宅小区。

说要给忠信公司的全员搞福利分房,昨天晚上,我听忠信建筑公司那边人也说了,好像忠信公司要搞福利分房。”

“咱们忠信公司也搞福利分房?这种福利分房的事情,不都是国有大型企业才能搞的吗?忠信公司就是一个大集体的企业,现在也没有什么赚钱的项目跟着,在江城西部地区搞那么多的建筑了,还能福利分房,这个好像不可能吧!”

“什么叫好像不可能呢?你知道忠信公司前一段时间盖那几个大楼需要花多少钱吗?光是那三个大楼,就得上千万元。这三栋大楼,在咱们江城这边,那是最高最大的建筑。”

“三栋大楼上千万元?这也太多了钱了吧!按照现在的大团结,一叠一叠的码起来,那不得码到天上去啊!”

“住宅小区建设起来以后,按照什么模式进行分配呢?有没有什么根据,像我们这样快要结婚的年轻人,能不能优先给予住房呢?我对象那边一直就因为我在这边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不愿意和我结婚,真要是住房问题解决了,那我结婚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无论在江城这边,还是全国各地,一家五六口人能够有一个三十平方米的平方住就已经很不错了。

大部分的人家都是一家好多口人挤在一个不大的平房当中,人均能有个几平方米就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在江城这边,除了几个超大型的工厂在很多年前就给员工盖楼之外,再就没有多少楼房,哪怕是江城的市中心的位置,都没有几栋楼房的存在。

这个年代的人心中有着对楼房的极大奢望,按照老一辈人的话来讲,那叫做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只要能够住上楼房,那绝对是老干部级别的待遇。

总之,房子在这个时候可遇不可求,值得人们削尖了脑袋去争取。

李忠信在忠信公司总部把福利分房的事情提出来以后,就好像是一颗巨大的糖衣炮弹扔在了忠信公司的员工中间,所有的员工为之沸腾起来,更都铆足了劲地工作,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忠信公司的优秀员工,早日能分到房子。

就在忠信公司的员工们众人拾柴火焰高地进行工作,就在忠信公司布局的各个厂子正在火热建设的时候,李忠信突然觉得,最近一段时间的布置安排基本上完成得差不多,剩下的就是需要时间慢慢来完成了,他居然再次做起了甩手大掌柜,把具体的事情全部丢给了王波。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吹开波澜……”

在起歌委员朱洪园完成了早自习以后的第一件事情,李忠信感觉到身心一下子就放了下来。

李忠信在心中爆了一个粗口,尼玛!还是上学惬意啊!

现在的时间是八五年的五月份,也就是说,还有两个多月就是期末考试了,更多的是,再有几个月,他将升入初中。

李忠信在刚刚重生的那段时间,和同学的来往还算多一些,后续的时间里,他和同学直接接触得少了很多,虽然上课的时候一起上课,上间操的时候依旧和同学一起上间操,但是,他和同学们少了很多的交流。

眼看这要升入初中,和他的这些小学同学分开在即,他决定,在这段时间当中,要多和这些同学们接触交流交流。

听着班级同学一起唱着的歌儿,李忠信的心思飘飞出去了很远。

后世的时候,因为小学同学家境以及总总原因,大部分同学都留在了江城这边,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李忠信总能够和小学同学联系上。

李忠信后世最好的几个朋友,也都是小学同学以及二班的同学,都是家在附近,从小学的时候一直玩到四十几岁的,只不过呢!在这个时候,李忠信一直没有想打乱他们的生活节奏,除了在一些小事情上会给予他们一些帮助,其他的再就没有搞过。

李忠信总有一种想法,很多时候,他改变的身边朋友的轨迹越多,今后他们的生活就会出现偏差。

他的那些从小长到大的朋友,生活轨迹都很不错,而且生活得都十分滋润,所以呢!李忠信暂时性的选择冷眼旁观,毕竟他们真正交好起来的时候是上了中学以后。

反观中学以及高中大学的同学,却是毕业之后去外地工作的人居多,联系的时间都少了很多。

李忠信觉得,他和中学同学的联系最淡,基本上在高中毕业之后,他和中学同学就没有了什么联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