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个情况?!!

李忠信和江三两个人都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就看到李猛好像跳高的运动员,再一个加速跑以后纵身飞跃,身体平着便飞起来一米多高。

在他们愣神的期间,李猛就好像是一条死狗一般,一个平沙落雁狗趴式,重重地摔到了地上,激起了地上一片烟尘。

就在江三看着李猛重重地摔到地上,脸上露出一种惊诧的表情,伸向腰部匕首的手已经停止了下来的时候。

封半山再次动了,江三还没有反应过来呢!

就看到铁塔一般地封半山那大象腿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只是一闪过后,江三就感觉到右手已经失去了知觉。

直到封半山再次站立到当地的时候,江三才感觉到,封半山一脚踢断了他的右手不说,他腰间别着的匕首也在这一脚之下被踢飞了。

尼玛!居然还想动家伙?封半山微嗔地瞪了一眼江三,心中对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很是生气。

如果是只动动拳头的话,信哥儿那边也说了,让我别吓坏了你们,可是,居然有动刀的心思,这个就不可饶恕了。

虽然在李猛被他用巧劲踢飞的时候,这个家伙的手已经停止了下来,但是,有这样的一种倾向,那也需要斩断。

“啊!我的手断了,我的手断了。”江三抓着被踢断的手神情极度痛苦地喊了两声之后,心中突然间感觉到了一种惊悚。

他的心念一动,也顾不得手的疼痛了,向李忠信那边快速爬了过去。

“我真的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未断奶的孩子,这次是一时糊涂,您就把我当屁放了吧!我这次是被鬼迷住了心窍。我刚才真的没有想动刀子的想法的,我之前都已经跟您告饶了,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和我这个傻子计较,您饶了我吧!您饶了我,我给您做牛做马地报答您。”江三快速地向李忠信爬了几步,疯狂地磕头,大声说了起来。

这个时候,江三是真的急了,他刚才的手还没有碰到匕首呢!那封半山就一脚把他的手踢断了,更把匕首从腰部踢飞不知道踢那里取了。

连最后保命的家伙都没有了,不赶紧求饶,那他真就是傻子了。

江三的脑门都磕破了,口中更是不停地重复着求饶的话,想让李忠信放过他。

江三在这个时候并不是没有想到过跑,可是,这边不说是人生地不熟的,他不知道往哪里跑,就是封半山那如风一般的速度,他根本就跑不过啊!

你妹的!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

你当我傻啊?李忠信看到江三跪在地上那种讨饶的样子,心中十分厌烦。

出来做,总是要还的。既然敢做这样的事情,就必须要知道做出来这样事情的后果。

今天这是碰到他李忠信了,要是碰到别的小孩子,别的小孩子也没有保镖,那钱不就让抢跑了。

抢钱不说,还想打人,这样的性质更是恶劣到极点。

现在看到封半山出来了,直接怂了,早做什么去了?

要是那两个看上去傻白白的家伙这样说,李忠信兴许还会产生一种同情和可怜。

可是,江三这个货色,一看就是这三个人当中主事的,三个人当中,应该是江三说了算,也就是说,抢劫像他这样大的孩子的事情,是江三这厮想出来的,连一个小孩子都想要抢的人,他还能给留什么活路。

事情都是自己作出来的。

不作死就不会死,既然作死了,那就死翘翘吧!

像江三这样一种货色,别说是这辈子给他做牛做马,就是下辈子给他做牛做马,他也不想要。

李忠信厌恶地向右侧走了两步,声音清冷地对封半山说道:“前面几百米的地方是建设派出所,分局局长高冰以前所长,现在的所长应该是那个叫吴江滨的吧!您过去和他说一声,主犯要狠狠收拾一下,至于这两个家伙,差不多就可以了。”

“千万不要啊!我求求您了,你这样做的话,我这辈子就毁了。我真的就是想和您借两个小钱花花的。您大人有大量,就当我是个屁,放过我好了。”江三在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形象不形象的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蠕动着向李忠信方向爬了过去。

“你离我远一点,看见你这种人,我觉得恶心。既然做出来想要抢劫的事情,那就要承担做出抢劫的后果。你这样年轻的家伙,既不会有八十岁老母,也不会有嗷嗷待哺的孩子,利手利脚的不走正路,进去以后好好受受教育,对你今后也是有一些好处的。”李忠信满脸厌恶地翻了江三一眼,开始和江三保持起了一定的距离。

“三哥,咱们现在就跑,难道他一个人还能够抓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