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胜靠智,大胜靠德。想要搞好一个企业,必须要靠德,只有站到了德的制高点上,才不会出现诟病。

做企业,一定要**国的良心企业。

李忠信和李成峰说的这些事情,原本就是李忠信心中所想,所以呢!这些事情说出来没有任何的卡壳,就好像李忠信练习了多少遍一般。

李忠信眼角的余光看到他那没出息的三舅甜嘴麻舌地吃完了饭,他微笑着对李成峰说道:“李部长,您日理万机,每天要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处理,我和王波经理就不准备再打扰您了,您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李忠信对于李成峰的表情也是无语,这李部长看他们两个人的眼睛都有一些放光,真要是下午被李成峰弄到他的办公室那边,到时候他可是承受不起李成峰那么多问题的轰炸。

在这个时候,李忠信总有一种感觉,和李成峰接触的时间越多,他需要展露出来的东西就会越多。

很多事情,现在还远没有到揭开谜底的时候,言多必失,能够避开李成峰的问题,还是尽量避开李成峰的问题吧!

李成峰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起来李忠信,他能够感觉出来,这李忠信是不想和他多谈了,他越看李忠信就越想笑,心中更是腹诽起来李忠信,难道和我聊天就那么不愉快?

通过和李忠信的谈话,李成峰对于李忠信的感官是越来越好了。

李忠信说的话,很多都说到了李成峰的心坎上。

爱国这种事情不是说出来,每天挂在嘴边上的,行动起来才是真格的。

中国现在最为缺少的就是有识之士,更缺少像李忠信这样有想法并施展开的人。

李成峰微笑着说道:“刚才我都已经吩咐下去了,今天下午我这边什么事情都没有,专门和你们两个人座谈,怎么,不想和老头子说话?”

李成峰单刀直入地问起了李忠信,他明白,他说的话已经够直白的了,李忠信要是不傻的话,是不会拒绝下午陪他聊天的。

下去视察的事情,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做,可是,李忠信这个小子和那个王波要是走了,真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抓到他们的影子。

忠信公司和国营国有的那些大型企业不同,他们并不隶属于机械部,并不需要太过奉承机械部,要不然的话,李忠信和杰米诺那边搞起了那么大的一件事情,他这边也不会后知后觉。

怎么,不想和老头子说话?!!!

尼玛!这是一个堂堂机械部部长说出来的话?!!

李忠信一脸懵逼地望着李成峰,脸瞬间就抽巴了起来。

下一刻,他的脸快速一变,笑嘻嘻地对李成峰说道:“李部长想要和我们座谈,我们三生有幸,怎么会不想呢!这种机会,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别说是下午和您座谈了,就是秉烛夜谈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李成峰饶有兴趣地望了李忠信一眼,开口笑得贼兮兮地道:“秉烛夜谈都没有问题,那晚上我代表机械部的领导请你们吃饭,你看如何啊?”

看到李忠信瞬间色变,李成峰爽朗地笑道:“忠信啊!和你开个小玩笑,走,到我办公室那里,我们好好地聊一聊。”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还有没有天理了,一个堂堂的大部长,居然如此调笑一个有为的年轻人,这简直是没有地方说理去啊!

李忠信郁闷地撇了撇嘴巴,又瞪了一眼那边没心没肺的三舅,他微微地耸了耸肩膀,没精打采地向李成峰身边走了过去。

这是什么个情况?!!回来这边告诉王波把封半山安排好了的李年耀居然看到,李成峰居然把下午的视察的事情推了,想要和李忠信王波两个人进行一番座谈。

这个绝逼是天大的好事情,搁在任何人的身上,那都是相当荣耀的一件事情。

他别说能够和不苟言笑地李成峰说上一下午,那怕给他二十分钟的时间,恐怕都能够把他乐坏了。

可是,他居然看明白了,现在是李成峰极力地邀请眼前的这两个人过去座谈,而这两个人居然有一种不情愿的想法,李年耀觉得,他真的糊涂了,更是看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王波一脸没所谓地起身以后,很是自然地拍了拍李年耀的肩膀说道:“胖子,打什么电话能够找到你,最近这几天不出国的话,我找你吃饭,到时候你帮我找几个好地方。”

李年耀歪着脖子看着王波一脸诚恳的样子,感觉到有些蒙圈,尼玛!咱们的关系有那么好吗?貌似一早上的时候你丫还打了我一个耳光呢!现在笑呵呵地找我吃饭,这是个什么节奏,我咋看不明白了呢?

之前李年耀心中有着他的小心思,想要借助找王波吃饭的由头能够找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