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名的老子李纲在江城xy区干的很好,现在虽然是副区长,可是,如果不出现太大的意外,在过了年以后,就能够提升一格行政级别。

只要江城五大区哪个区区长到年限或者是提拔了,那他就能够成为五大区的区长之一。

李名觉得,别是一个乡镇当中的村子办的集体企业了,就是乡镇办的企业,他老子也就是几句话,就能够把这个事情摆平。

如果摆不平这个集体企业,直接找人把那村长支书啥的拿下去,到时候这个企业还不是他李名了算。

李名先是让xy区工商局的人到忠信食杂简单地走访查探,下令关闭了一个食杂店。

他要通过这个来探探水的深浅,结果那边连点反应都没有,也就是,这个忠信食杂连锁背后没有什么人,就是有什么人的话,也无法和他的父亲抗衡。

拿三千块钱来收购这个集体的村办企业,师出有名,外面不懂行的人也不会他的吃相难看。

三千块钱在这个时候可是佷大的一笔钱,就是江城市很多商人手中都拿不出来这样大的一笔钱。

“就是你们要出三千块钱收购我的食杂超市?”王波从门口进入房间之后,脸色阴沉地问道。

“你就是那个什么忠信企业的法人了,我名哥想要花三千块钱把你的那个破连锁超市盘下来,已经是给你大的面子了,你们怎么还能这样磨磨蹭蹭的,信不信明名哥一句话,让你们那些超市全部都停业。”

黄毛一听是正主来了,直接从村主任的破旧的办公桌上跳下来,冲到王波面前指着王波的脸,气焰嚣张到了极点。

“把指着我的手指头拿一边去,要不然我就把你的手指头掰下来。”王波看到黄毛嚣张的指着他的鼻子,心中十分不爽。

要是按照头几年王波的脾气,现在这个时候他一准上去暴揍这个看上去就另人生厌的黄毛。

“哟,好大的口气,你妈的你动动我试试。”黄毛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地叫嚣起来。

李忠信望了望那嚣张至极的黄毛,人畜无害地向前走了两步,突然一脚猛地扬起,正好踢到了黄毛的裆部,并顺手一记拳头打到了黄毛的眼角,直接就把黄毛打倒在地。

李忠信拍了拍手,又掸了掸衣服上面的灰尘,仿佛做了一件最为寻常不过的事情。

看到黄毛要站起身体,他看了一眼董国忠道:“忠叔,这是你的村支部,什么时候轮到这些个阿猫阿狗的在这里狂吠,还不叫人把这狂吠的狗丢出去。”

“你这个**崽子,你他妈找死啊!你知道我是谁吗?”

被董国忠一个手制住的黄毛,在黄毛扯着个脖子叫喊中,就好像是丢垃圾一般开门丢到门外,并对外面看热闹的村支部里的人喊道:“把这个狗崽子扔外面去,要是他在敢支楞毛,就给我狠狠地揍,啥时候不叫唤了,啥时候为止。”

董国忠对于李名是江城xy区的副区长李纲的儿子,他一直有着一种深深的忌讳。

李纲的权势很大,就是在长青乡这边,董国忠都听过李纲的名字,这个人绝对是又黑又狠,招惹上李纲这样的人,到时候不光是他的日子不好过,甚至竹板屯的老少的日子可能都会受到影响。

现在他看到李忠信根本就没有在意这种忌讳,更是早就看不惯这样的黄毛如此嚣张,他直接就把黄毛丢出去了。

在这个时候,董国忠都有一种想要把李名也直接丢出去的想法。

李名看到黄毛被李忠信打倒的时候就已经怄火地站了起来,想要出手教训一下李忠信,可是,他刚刚站起来,就看到王波是笑非笑地站到了他的前面,更是做好了一副你一动手我就打你的姿态。

李名在家里面或者是xy区那边嚣张惯了,根本就没有想到过竹板屯这边还有人敢动他的人。

他知道,江城周边的这些农民是在地里刨食的人,手上都有劲,别是在竹板屯这个主场,就是在xy区那边,他身边没有人的话,他也不会去招惹王波这样的车轴汉子。

李忠信走了几步,走到了村主任老汪的身边笑着道:“汪叔,以后遇到这样不开眼的货色直接丢出去,跟他们用不着废话,我和忠叔等下和那边的子谈谈,你到外面去看看,别真让外面的人把那个黄毛弄死了。打残了没啥事情,要是打死了可就不好了。”

见到老汪起身出去,李忠信一屁股就坐到了老汪的位置上,挺直了腰板,眼睛斜瞟了李名一眼以后慢吞吞地问道:“你就是那个李名!听你想要花三千块钱收购忠信食杂连锁超市?”

看到李名有些肝颤地和王波对峙着,李忠信对王波微微一笑道:“三舅,你让他坐下,我和他谈谈。”

李忠信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