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北,哪怕是四月份开江了,天气也是有些许寒凉,走到江边更是有一种微微冻手的感觉。

虽然天气有凉意,但是,李忠信的心却是火热一片,肩膀拔得笔直,步伐也是轻快起来。

是驴子是马,已经到了出来溜溜的时候,要是能够成功,至少在一两年的时间,他都不必为生计担忧,改善家庭生活的第一步就会从这里开始。

王波苦着个脸的拎着装着渔网和风筝板子的帆布兜子,慢吞吞地跟在李忠信身后,一边走一边小声嘀咕起来,这样天气到江边,简直就是遭罪啊!还拎这么沉的东西,这大外甥弄的东西到底行不行啊!

对于李忠信给他的说词,王波心中还是有着诸多怀疑,毕竟李忠信是个小学三年级的孩子,也就是十岁,说出来的话靠谱的可能性并不是佷大。

拎了两个麻袋的董志国耳中听到王波小声嘀咕的话,心中也是化弧起来。

董志国一般这个时间正在家里睡懒觉,被搅了好梦心中微微有些不爽,不过呢!王波说了,无论事情成不成,这两天都请他喝酒。

一想到有酒喝,董志国肚子里面的怨气顿时少了很多,他捅了捅王波问道:“大波,你可是答应过我,事情要是不成的话,请我喝好酒,这个做不做数?”

王波不满地丢了一个卫生眼,没好气地对董志国说道:“咋,兄弟啥时候说话不算数过,一个吐沫一个钉,你就做好你的事情就得了。一会儿咱们都听我大外甥指挥,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想到大外甥说过的话,王波就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他心中更是想到,无论怎么样他都赔不上,就是大外甥弄的这个东西没有成功,他也是好处大大的。

顺着江边向上游走出去了将近三里地,看到一处江边没有石子,李忠信才挥手示意王波到地方了,让王波把手中的那些东西拿出来。

李忠信先是让王波把渔网放入江中涮了涮,然后又拿出两个全新的钥匙环,一个把风筝板子和挂网前面连接好,另一个则连接挂网后面和一个缠满粗鱼线的木头板子。

在王波和董志国惊愕的眼神中,李忠信随手把风筝板子丢进了江中,抻了抻手中的网线,看到风筝板子向江中行进,李忠信开始把手中的挂网放开,让渔网随着风筝板子的牵引向江中移动。

尼玛!见鬼了,这玩意咋自己往江里漂呢?

王波和董志国两个人呆若木鸡。

风筝板子在江中漂的速度很快,没多一会儿工夫,五十米长的挂网便完全进入了江中,就是李忠信拿着的那个线板子上的线也是放出去了二十多米。

看到渔网全部进入水中,李忠信慢慢拿起线板子,不慌不忙地跟着渔网后面,向下游走了起来。

看到第一次弄就如此成功,李忠信嘴角形如月牙。

正常的情况下,李忠信应该让王波来操作这个事情,可是,王波到江边这样打鱼是第一次,要是弄不好的话,反倒要费二遍事,莫不如他先给王波做个示范。

至于王波领来的瘦高个董志国,李忠信一是想让他做个见证,为了后续的一些事情,二是抓个好劳力。

按照李忠信的盘算,一网下去得几十斤鱼,他和王波两个人是忙不过来的,更何况他现在还是一个孩子,那种又脏又累的活,应该让成年人来做。

李忠信走了大概有两里地左右的样子,看到江边有一块还算平整还没有石子的沙滩,立刻就告诉王波和董志国两个人停下来,并准备出鱼。

王波和董志国两个人放下手中袋子以后,便按照李忠信所说开始拽网。

李忠信则在两个人的身后缠渔网线,看着江里面这个时候能够出多少鱼。

渔网刚一露头的时候,李忠信就看到渔网上面白花花的全部都是鱼,没有出水的部分,更是能够看到大片的鱼在水中翻花的样子,他知道,这一次成功了。

第一网出的鱼很多,光摘鱼就摘了一个小时,能装一百八十斤黄豆的那种大麻袋,足足装了大半下,李忠信估摸着,各种鱼加起来最起码也得有个五六十斤。

两千年以后,松花江里面的鱼资源已经十分稀少,李忠信觉得,后世一网下去,和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按照现在鱼的这个密度,一天打两网就能够收获至少一百斤以上,这打上来的鱼可都是没有本钱的,无本的买卖必须要做好。

这第一脚迈出去了,后面的计划就可以照常实施了。

李忠信看到江边看不见人,他告诉王波和董志国两个人把麻袋扎好放到出鱼的这个位置,让他们两个人跟着他再下一网。

放风筝板子打鱼这个事情早晚是要交给王波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