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终于熬到周末了。

李忠信看到芝加哥那边最后收市完毕,他伸了一下胳膊,发出一声哀嚎。

外汇交易的时间一般都是在周一到周五的时间段,周六周日也有一些中东那边的外汇市场进行交易,可是,那边的交易,基本上和李忠信搞的交易没有什么太多的关系了。

回宾馆睡觉!

想到睡觉两个字,李忠信甚至连眼皮睁开都感觉到费劲了。

李忠信推开办公室的门,在封半山的护送下回到了宾馆,人一沾到床上,直接就进入了深度睡眠。

当李忠信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居然惊诧地发现,他这一觉,居然睡到下午六点钟。

李忠信拉开宾馆套间的房门,他便看到,三井雅子和村惠香以及晴子她们三个人坐在外间会客用的商务沙发上,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

“忠信哥哥,你睡醒了啊?我都来了一个多时了,你要是再不起来的话,我妈妈都要送我回家了。”晴子看到李忠信睡眼惺忪地从房间走出来,就好像是一阵风一般地扑了过去,给李忠信来了一个温暖的拥抱。

“忠信啊!不是雅子阿姨你,你这么拼命做什么?身体要是累垮了可怎么办。钱这个东西,也是不一两就能够赚得完的,下周开始,你可别这么辛苦了。”三井雅子看到李忠信那种疲累的样子,打心底涌出了一种心疼的感觉。

虽然李忠信不是她的子侄,也不是她的亲人,但是,她的下意识当中,已经把李忠信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三井雅子一直以为外汇交易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毕竟刚刚开始的时候,李忠信只是在白的时候看看外汇交易电子盘那边,到了晚上,还能够陪晴子到处玩上一阵子。

可是,这什么广场协议之后,李忠信就好像是疯了一般,直接把人关到了办公室当中,除了吃饭的时候由封半山把饭菜送进去之外,基本上是二十四时都守在那个交易盘跟前。

哪怕是那些『操』盘手休息的时候,李忠信都不会从办公室当中出来休息一下的。

通过翻译和封半山的交流,三井雅子这才知道李忠信有多么努力。

所雍操』盘手『操』盘的数据,每个一段时间,都会由封半山到那边收取一次,然后拿到李忠信的手中,让李忠信进行一次汇总。

也就是,从广场协议开始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李忠信基本上是每全都在工作。

三井雅子让封半山转达了想要让村惠香或者是九井柰子到李忠信办公室帮忙整理资料等想法,但是,这个事情被李忠信拒绝了。

在这个时间里,李忠信不想让其他人打扰到他的思路,更不想让其他人看到李忠信究竟玩的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操』作。

很多时候,李忠信自己在办公室当中的交易下单,那都是十倍的杠杠下单。

这种单子,如果不一直盯着的话,出现一个超大幅度的波多,甚至会一下子被强行平仓。

而他的这种『操』作,如果被三井雅子和村惠香知道,避免不聊会被唠叨,唠叨他不应该搞那么大的杠杆。

九井柰子那个助理的事情,李忠信也是想过,不过呢!李忠信心中,他『操』作的这些事情,越少人知道就越好,最好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所以,李忠信宁可自己不眠不休地挨累,也是要自己来『操』作这个事情的。

李忠信更是明白这样的一个事情,那就是,只要这次的事情他努力去做了,那么是多付出一些心血也是在所不惜的。

只要这次『操』作得当,今后就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他去全力打拼了。

只不过这些事情,李忠信是不会和三井雅子的。

“雅子阿姨,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现在我年轻力壮的,要不在这个时候多吃一些苦头,今后吃苦头的日子就会出现。而且,我不努力也不行啊!我得对你们这些人负责啊!”李忠信左肩耸了一下,很是无奈地出了心里话。

这次忠信三井银行的投资比例,李忠信占了百分之七十,而三井雅子则是占了百分之二十九,另外的百分之一,则是杰米诺和村惠香两个人各占百分之零点五。

也就是,这次李忠信是带着他们这些人赚钱的,李忠信心中清楚得很,钱不是一个人赚的,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从国际外汇市场上捞钱,他必须要更加努力才好。

给杰米诺和村惠香两个人各自百分之零点五的额度,也是李忠信考虑再三定下来的。

村惠香在忠信三井银行这边的出力很多,基本上可以这样,李忠信所有在日本这边的生意,基本上都是村惠香这边来帮助『操』作的,给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