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逢春捂着下面一瘸一蹦地领着他的两个同学,满头冷汗地跑到了胡同口位置,看到李忠信是笑非笑地站在那里不跑了,他立刻缓了下来。

他一边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上因为疼痛出现的汗水,一边恶狠狠地道:“草尼玛的**崽子,你倒是跑啊!咋不跑了呢?今我要不把你打出屎来,我就他妈的不姓郭。”

李忠信看着郭逢春那种痛苦的表情,很是捉黠地问道:“原来你今姓郭啊?明你姓什么能告诉我一下吗?省得以后我见到你,不知道你姓什么。”

范德伟在李忠信身边噗嗤一下就乐出声来,他真没有想到,李忠信居然敢这样调侃那边的郭逢春。

郭逢春在他所在的二五年级里面很有名气,大家都知道他叫郭逢春,李忠信居然问起来明他姓什么,也就是,李忠信想要给他改姓了。

郭逢春先是楞了一下,过了足有半分钟他才反应过来李忠信的是什么意思,他气急败坏地对身边的大清和二强两个同学道:“你们两个跟我一起上,把那个崽子先干倒了,到时候我在好好收拾他。”

“打人了,有人想打人了。”李忠信看到郭逢春他们三个人向他这边冲过来,立刻大声地喊叫着,一边向王德军那里靠拢,并声地道:“舅,那边有几个孩子想要打我。”

玩得正高兴的王德军一看是李忠信,他立刻把手里的溜溜丢到了一边,对身边的两个半大子道:“马勒戈壁的,居然有不开眼的欺负我大外甥,跟我上,咱们揍人去。”

王德军身边的两个人都是他的同学,而且都在李忠信家的附近住,李忠信也认识他们两个,其中的一个名叫做大庆,另外一个叫做**,都是爱打架的孩子,看到是他们两个人,李忠信顿时就乐了。

这个叫啥郭逢春的子也够倒霉的了,想要打他的时候居然碰到了王德军他们几个人,这货出门绝逼没有看黄历,喝凉水都塞牙。

就在王德军他们三个人往郭逢春那边去的时候,李忠信母亲的几个学生也看到了李忠信,听见是李忠信喊要被人打,他们也立刻冲了过来。

好家伙,郭逢春他们三个子被打得那个惨啊!李忠信过去的时候,他甚至看不清楚哪个是郭逢春,哪个是郭逢春的两个同学。

三个人身上被踹了无数脚不,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就好像是三个泥猴。

李忠信定睛看了半,才依稀辨别出来郭逢春的模样,他撇了撇嘴巴,过去抬起郭逢春的下巴道:“刚才你不是挺猛的吗?这会咋就怂了?你不喜欢欺负孩子,想劫孩子钱,勒索孩子东西吗?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再劫钱。”

“就这个逼样的还劫道呢?我老师家的孩子咋和人打架了呢!”

“这次打得好,打了也白打,哪怕是这熊孩子到学校告状都没有用。真尼玛爽啊!”

“乱什么呢!咱们可都是五讲四美的好少年,咱们没见到过这个孩子。”

王雅清的学生在这个时候七嘴八舌地在一边了起来,领头的那个大男生见到,李忠信还有着比他们还高年级的中学生为李忠信撑腰,一边没有见到过郭逢春,一边领着几个同学走开了。

王雅清班级的这个孩子叫李安,学生成绩好不,脑子还特别好使,他比另外的几个同学明白,哪怕李忠信再有理,他们几个也是打了郭逢春,真要是郭逢春的家长找到学校去,他们的老师一准会收拾他们几个一顿。

王德军听到李忠信郭逢春居然抢劫孩子,他立刻又上去给了他重重的一脚,一边踢,一边骂道:“你这个傻逼孩子,劫钱还劫道我家这边来了,以后要是让我看见你,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你,今后再也不劫饭桶钱了。”李忠信完这句话以后,感觉貌似有些不大对劲,转头问范德伟,“你叫什么名字了的,告诉他,以后他要是在劫你钱,我就找人揍他。”

这种孩子之间的事情,在东北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看谁的拳头大,警察不会为了那么几个溜溜,或者是几张人头像之类的东西去管这种事情,而学校的老师对于不是本校的学生也管不到,也不想管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今你拿我两个溜溜不给了,明他拿另外孩子的人头像不还了,要是这样的事情他们都去管的话,那也是管不过来的。

所以呢!很多时候,孩子之间都是攀比一些关系来解决这样的一种纷争的。

李忠信看到郭逢春嘴巴紧闭,丝毫没有道歉的想法,他直接笑道:“你明去问问你们二的大新和黑,你就和他们,忠信让你给他们两个代个话,今后二要是再有人欺负饭桶,不,你叫范什么了的?”

王德军和他的两个朋友听到李忠信居然再次问范德伟叫范什么了的,当时几个人就笑成了一团。

不过呢!他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