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总,过几的时候,您的那位帮手就到江城了,至少能为您分担很大一部分工作。

再了,现在忠信建筑公司那边,基本上没有什么活做了,少了一大块需要您『操』心的事情。

豆油厂和葡萄籽油的工厂现在开始试生产了,一切都由王喜平那边去管理,您也应该什么都不用去管了。

水泥厂那边呢!冬的时候,没有什么建筑建设,无非就是生产出来水泥囤积到厂子和仓库,貌似也不用您『操』心什么了吧!

还有,科研基地那边,这个时候每个对应的项目的负责人都已经安排到位,让那些科研人员自己管理自己那一摊,也不用你『操』心。

您,您那边还有什么事情让您忙不开的?”还没有等王波开口,李忠信吞咽了一下口水,看了一眼那边发楞的洪斌,他继续道:“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事情不用你去跑,你就坐镇江城那边就可以,一切都交给洪斌大哥去办。

洪斌大哥的本事您也不是不知道,到那边以后,先跑马圈地,把建厂子的土地拿下来,图纸规划做下来,然后从杨华这边调人过去建设厂房。

最后就是招聘这个方面的人才,什么事情都不会耽误的。

而且呢!洪斌大哥到那边以后,能够把汉正街那边重新捋顺一番,把忠信服装厂年终要发放员工服装发送回来。”

这尼玛是中学生的话?!!!

洪斌愣愣地听着李忠信和王波讲的那些话,愈发地感觉脑子不够用了。

原本他以为李忠信给王波打电话,无非就是先知会一声,到时候等他和王波两个人商量一下,可是,这画风明显不对啊!

李忠信这话的很是变味,之前先是弄出来了一个他已经同意了,然后开始分析王波那边在年前还有什么工作要做,什么工作已经不用王波去管理了。

这样一来,王波会被李忠信牵着鼻子走。

可是,洪斌在那里看着李忠信打电话,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总不能把电话抢过来,对王波那边这个事情不要答应下来。

电话那端,王波被李忠信这一连串的问话弄得晕头转向的。

他细一品李忠信的话,觉得李忠信的也很是在理。

杨盼盼这几就会到江城这边来报道,李忠信给安排的角『色』是秘书,其实就是助理,专门协助王波工作的。

杨盼盼到了江城以后,他的确能够轻松很多。王波在这个时候见识了波多梨花,九井柰子,村惠香和三井雅子,他心中十分清楚,这些个女人都不简单,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她们的共同点就是,漂亮,学历高,智商高,比他这个大老粗办事强多了,很多事情都能够举一反三,能够做到滴水不漏。

而且和李忠信的那些一样,最近很多事情都已经不用他去『操』心,的确没有太多的事情。

最为重要的是,洪斌那边已经答应了下来,而且是洪斌到那边去搞这个工厂的前期工作,也就,根本就没有他什么事情。

这个事情要是不满足李忠信,指不定李忠信又会玩什么幺蛾子的事情呢!至少在这个时候,他先把这个事情答应下来,让李忠信先把杨盼盼弄到江城,其他的事情,可以以后再。

“忠信啊!洪斌大哥那边既然同意了这个事情,那就按你的办,黑省那边管理方面有什么困难的话,你最近在那边多担待一些,不,就交给你来处理了。你要能同意这个事情,那就定下来了!”王波细细地想了又想,还是开口答应了下来。

王波在答应下来的同时,还把李忠信给埋坑里了,不,应该是给李忠信下了一个套。

只要李忠信答应下来,那李忠信就直接进坑里去了。

坐镇黑省省会总部那边,可是一件很糟心的事情,每的工作量十分大,整个忠信超市的货物配送以及定价审批,等等一切事宜,都会在那边完成,只要是李忠信答应下来,那他这边更是高枕无忧了。

李忠信握着电话的手顿时就是一抖。

他能够从王波后面的话当中听出来,王波这是给他搞事情呢!如果他不答应下来这个事情,那么,洪斌在黑省这边就走不出去。

要是答应下来处理这些事情,那每的工作量就大了去了。刨除去每上学的时间,那他就没有任何的自有空间了。

不过呢!李忠信灵机一动,道:“三舅,黑省这边的事情不用你那边『操』心就是了。我是找人来管理,还是自己来弄,这个呢!你不用管,你把你那边管好了,我把这边管理好,那不就结了。

那就这么定了,让洪斌大哥这两就动身到湖北那边,去开展卫生纸和面巾纸这个工厂建设的先期工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