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二年冬的第一场雪来比前两年晚了两周,而且雪量很大,第一场雪便站住(落在地上不化)了。

清早起床,李忠信穿戴整齐推开大门,放眼白色一片,整个江城仿佛变成了冰雪国度。

看着白雪皑皑的街道,看着四处白茫茫的一片,李忠信不禁张开双臂,闭上了双眼,面容安详地呼吸起来那纯美香甜的空气。

就在李忠信感觉到内心都变得纯净而安详的时候,一颗大雪球在他的脑袋上猛地爆裂开来。

装逼被粗暴的打断,李忠信头发都气得竖了起来。

是谁?!!是谁?!!怎么能够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破坏那么美好,那么享受的事情呢!

李忠信回头一看,邻家的跟班贾博正和姐姐贾丽娜站在门口笑呢!

李忠信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此时他完全忘记了他拥有着成年人的灵魂,更是忘记了他不应该欺负比自己的孩子。

李忠信脚下如同踩了凌波微步一般,一眨眼就到了贾博面前,一个饿虎扑食便把贾博扑倒在地,把地上的雪向贾博的身上和脸上扬了起来。

贾丽娜看到李忠信把弟弟贾博扑倒在地往脸上和脖子里面灌雪,她没有任何阻止的想法,而是再次从地上抓弄了一个大雪球丢到了李忠信的头上,然后留下了一串如同母鸡下蛋一般的笑声跑进了自己家。

“忠信哥,刚才不是我,是……是我姐打的你。”贾博一边哭着一边眼泪汪汪地呜咽着对李忠信了起来。

贾博越想越委屈,哭得也更是委屈,他没有想到,姐姐打李忠信那么一下子,居然被李忠信报复到他的头上来了。

李忠信一阵无语,他怎么也是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文静的贾丽娜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把贾博拉起来以后,李忠信一边帮着贾博打扫身体上面的雪一边对贾博道:“贾博,你别哭,我今和你堆雪人,你不最想和我堆雪人了吗?”

贾博是孩子,特别是在电视上看过一次雪孩子的动画片以后,一直就想要堆雪人,可是,他只有一个姐姐,姐姐并不喜欢堆雪人的事情,和李忠信过几次,李忠信也没有答应帮他堆雪人。

拥有着成年人灵魂的李忠信对于堆雪人这种事情很不喜欢,可是,现在把贾博弄哭了,要是不把贾博哄高兴了,家里的父母绝对会狠狠地收拾他。

大早上的要是被父母收拾一顿,绝对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与其被父母收拾一顿,还不如和贾博一起堆个雪人,也正好向家里面昭示自己是一个孩子。

这场雪下得很大,李忠信没费什么劲便滚出来了一个挺大的大雪球,他告诉贾博弄一个比这个大雪球一点的雪球以后,便回家找雪人身上的几件宝贝了。

帮助贾博把那个一号的雪球,放到之前滚好的大雪球上以后,李忠信开始装扮雪人。

胡萝卜是雪人的鼻子,两颗黑煤块是雪人的眼睛,头上扣一个打扫卫生时候用的水桶,最后在雪人的侧面插上扫帚条子,雪人就完成了。

李忠信和贾博在堆雪人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可是看到了贾丽娜招呼她的父亲贾希财从屋子里面出来,想必是告了他一个黑状。

如果贾希财从屋子里面出来的时候,贾博还在哭,被批评一下倒是无所谓,可是,要是被找父母那就遭罪了。

李忠信心中暗暗地想到,这个该死的娘皮,居然这样阴险,等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报复你一下。

不是最毒妇人心吗?这丫头片子咋也能这样坏了呢?

后世李忠信对于贾丽娜的印象早早就已经淡忘,甚至到他重生的时候,也是几十年没有见到过贾丽娜,也没有听过贾丽娜的消息。

难道经过了晴子的事情,这丫头片子有了新的转变,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

李忠信在堆雪人的时候,脑袋里面转了很多个念头,却也是没有想明白这个丫头片子这样做究竟是要做什么,是单纯的看到他装逼的样子就想打他一个雪球,还是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再或者是……

“忠信哥,谢谢你帮我堆雪人,今我们学校白不上课,我在门口浇一块冰场,我们到时候一起抽噶!”

抽噶,就是抽陀螺的意思。在东北这边不管陀螺叫陀螺,就叫做抽噶。八十年代的时候,东北的男孩子家中一般都会有噶,有条件的男孩,会让父母找工厂里面的车工帮助车铁的噶,贾博的父亲在民政局算是一个头头,下面的人到了冬,就会给贾博送噶。

李忠信家里面装着玩具的箱子里,也有着他父亲李尚勇给他弄的一个大木头噶,当时这种木头噶叫做被旋出来的,和车床车噶的道理差不多,只不过木工床子的转数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