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的江城,有一句话叫做以雪为令,只要是下雪了,那么超过三年的学生都要到街道上扫雪。

以前李忠信是三年级,没有参与过这种活动,九月份开学以后他升入四年级了,自然要参加这种面子工程的活动。

东北的冬很冷,而下雪以后到外面扫雪的时间很长,他必须要穿得厚实一些,才能够保证不被冻坏身体。

带着家里铲煤用的前端是方形的铁锹,李忠信有些憋屈地直奔学校而去。

到了学校没有多一会儿,班主任张志芹老师便过来下达了通知,全班同学带上清雪的工具,到江城煤矿机械厂对着的那条路上清雪。

因为李忠信他们是学四年级,分配给他们的路段并不长,也就是一里地左右,他们连玩带闹地干了两个多时,终于算是把雪清理到两边。

因为白劳动了的缘故,李忠信他们上了两节课以后,连作业都没有留,便放学了。

李忠信放学刚回到家,还没躺一会儿的功夫,贾博和大果子几个伙伴便找上门来,眼巴巴地等着李忠信一起出去玩。

李忠信的太姥爷王秀太看到,贾博他们好几个孩子都在家里等着李忠信出去玩,而李忠信在下雪的时候也是最喜欢出外面疯玩的,于是他直接就开口道:“忠信啊!想要出去玩就去!等一会儿早点回来吃饭就好了。你爸要是问起来,我就是我让你出去玩的。”

见到王秀太发话了,几个伙伴立刻就上来拖拽李忠信,把一脸无奈的李忠信拉到了门口。

李忠信一看,实在是没招了,于是无奈地把嘎和鞭子拿出来,戴上妈妈给他织的脖套(时候冬戴的,圆筒型的围巾,直接套在脖子的),戴上厚实的棉军帽子和皮手套,便和贾博他们几个人到了门外贾博浇的冰场。

八十年代的时候,东北特别寒冷,冬出门在外玩,要是不戴上帽子和脖套,基本上就能够把人冻坏。

到了贾博浇的冰场以后,李忠信哭的心都有了。尼玛!这个就是传中的冰场啊?

李忠信看到,贾博弄的冰场顶多也就是两平方米大,而且特别不规整,就好像是一块挺好的地方弄出来一块大补丁一般。

李忠信这个时候原本就对于抽噶没有兴趣,看到这个冰场之后,更是感觉到无聊起来。

他把手中的冰噶和鞭子给贾博玩了以后,便坐在门前堆起来的雪山上看几个孩子在那里玩耍。

就在李忠信无聊至极的时候,贾丽娜突然穿戴整齐地从他身边冒了出来,一张口就来了几句不满的牢骚。

“最近你不是挺有本事的吗?最近你不是不喜欢搭理人吗!哼!咱们打雪仗啊!”

李忠信心中不悦地骂到,他妹的,这段时间这个贾丽娜咋脑残了呢!我这没招她没惹她的,咋还总针对我了呢?

看到贾丽娜站在比她高的位置上,就像是一个型版的暴力女王一般俯视着他,李忠信的火腾就起来了。

到啥时候也不能让这样一个娘皮给叫住号不是。

李忠信恨恨地剜了贾丽娜一眼以后,把拳头挥舞起来道:“打就打,难道我还能怕了你不成,我可和你好了,打雪仗是你提出来的,到时候输了的话,可别哭着回去找家长我欺负你了。”

“哼,谁哭着回去还不一定呢!咱们走着瞧!”贾丽娜完之后,一阵风一般从李忠信的身边闪过,大声地喊道:“我们要打雪仗了,谁想要和我一伙?”

李忠信不甘示弱地站起来也大声地喊道:“跟我一伙的都到我这边来。”

“是我的兵,跟我走,不是我的兵,加屁嘣。”贾丽娜口中大声地念叨完之后,看到只有大果子那个傻大个站到了她的身后,她立刻大声地道:“吴大涛,你这个坏子,还不赶紧滚过来,如果你今不和我一伙的话,以后就不要想让我陪你出去玩了。还有你,吴老二,赶紧跟着你哥一起过来,我们打李忠信这个坏家伙。”

“是我的兵,跟我走,不是我的兵,加屁嘣。”这样的话语重新出现在李忠信的脑海当中,他情不自禁地笑了。

在东北,这句话当时十分流行,孩子们无论是玩过家家,还是其他的游戏,只要是分伙的游戏,就会有孩子出来这样的话。

李忠信突然想起来,之前贾丽娜可是打了自己好两记雪球,现在还想要当个大姐头跟他打雪仗,哼哼!李忠信的心中忽然间充满了斗志。

可是,下面的一句就有些让李忠信摸不清头脑了,啥叫我们打李忠信着坏家伙啊?我咋的你了,还是招你惹你了了?

看到吴家两兄弟叛逃到贾丽娜那边的阵营以后,李忠信也不生气,他招呼贾博、刘铎两个人跟他向远处的那个雪堆走了过去,他要和贾丽娜他们几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