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斌蹙这眉头思索了半,他总觉得这个方案有些不大对头。

李忠信的四个方案好归好,不但能够拉拢人气,还能够进行大量的促销。

但是,李忠信的方案,洪斌却有着不同的看法。

这四个方案真要是按照李忠信的做法做下去,别是元旦当保本了,按照他的计算方式,至少要亏掉三百块钱以上。

元旦是元月一日,也是八三年的第一,是要红红火火赚到钱的,而不应该出现这样一种赔本赚吆喝的行为。

在洪斌看来,方案一已经让忠信食杂连锁的利润率达到了很低的一个标准,而活动二简直就是一个赔钱的无底洞。

江城有多少人口他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江城有多少人会参加李忠信的全家福活动。

在忠信食杂超市购买两元钱的物品,就能够照一张全家福,而且忠信食杂连锁超市还要负责冲洗。

单单是照一张照片和洗出来相片就需要花掉多少钱,这些人购买两元钱的物品,利润无非也就是两毛多钱,都不够照一张照片的胶卷钱。

这些还不算,照全家福的活动如果开展了,光是安排照相的工作人员,记录下来照全家福的人在哪一个胶卷的,负责维持现场秩序的,这些就至少要安排五六个人。

洗相片需要一个过程,之后忠信超市这边还需要派专门的人过去取这个照片,还需要一个专门的人在一段时间内发这个照片,这些人员的开支暂且不,没有太多钱,可是,抽调那么多人去做这个事情,食杂商店的运转上就会出现一些细微的问题。

方案三的抽奖活动,洪斌也有着不同的看法,在江城这边,什么时候也没有听过一个商场能够给予顾客那么大的一笔奖励。而且奖励的人数超出了洪斌的想象。

弄抽奖这种东西,有一个一等奖,一个二等奖,其余的都是纪念奖就已经会让人们感觉到异常的激动了,弄那么多钱的奖励,直接就让超市进入到了当亏本的境地。

只有方案四让洪斌赞同,让忠信食杂连锁超市的员工家属吃上一顿肉馅的白面饺子,无论对员工也好,还是对员工的家属也罢,那是一种交代。

就在洪斌和李忠信据理力争的时候,王波在一边开口了一句话。

“洪斌大哥,你就听忠信那子的!争吵这个没有意义的事情有什么用,你看我这个大外甥啥时候做过赔本的买卖?要是他做生意能赔钱,那猪都能在上飞。”

李忠信听完王波的话以后,讪笑了一下道:“真别,这次我搞这个活动就是想尝试一下赔钱的滋味的。”

看到王波那鄙夷的眼神,李忠信无奈地道:“三舅啊!我看我是什么你都不相信了,我是这样想的,咱们忠信食杂连锁在江城开了三个月的时间了,不算后期洪斌搞的批发那块业务,就单单超市就已经赚到了好几万块钱了。这些钱都是哪里来的,还不都是江城的老百姓给予我们的,他们信任忠信食杂连锁,信任我们忠信公司,我们做一些活动回馈一下广大用户,那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现在看上去,可能做这次活动的时候,我们忠信食杂连锁会亏上个几百块钱,但是,忠信食杂连锁的品牌效应则会成倍的放大,就当做给忠信食杂连锁打广告了。”

李忠信看了看那边若有所思的洪斌,他微笑着对洪斌道:“洪斌大哥,做活动这种事情,你还是听我的!经过元旦这次活动以后,一直到过年期间,超市都会迎来一个全新的**,到那个时候,我保准让你数钱数到手抽筋。”

李忠信对于忠信食杂连锁在元旦过后到过年期间会大卖的事情十分肯定,哪怕他元旦的时候不搞这样大的让利活动,忠信食杂连锁也将会迎来一个销售高峰期。

在这个时间段,农民朋友们卖粮已经全部结束了,辛苦了一年,手中终于有了一些活钱,他们都会到江城这边来购买一些必须的日杂用品。

以前他们都会直接选择国营商店进行购买,经过十一开业,再经过元旦做一次大活动,忠信食杂连锁的名气就已经达到一定的水平了。

这个年月,好东西或者是好的商店,都是靠人传人起来的,忠信公司在江城现在名声极佳,哪怕是江城那些老国营商场,每的销售额,都不见得能够达到忠信食杂连锁的销售额。

等到过年的时候,忠信食杂连锁大量的粉条子青菜一上市,更会引起江城老百姓的购买热潮,到那个时候,忠信食杂连锁,想不火爆江城都难。

和洪斌敲定了元旦活动的事情以后,李忠信便领着王波直接转回了家中。

八十年代的时候,想吃到现刨的羊肉片原本是一件十分难的事情,可是,这种事情却是难不倒李忠信。

“三舅,我爸那边有做木工活的刨子,你把里面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