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波耷拉个脑袋垂头丧气地走在路上,脸上没有了之前的一丝兴奋之色,就是左手中提了一杆新的杆秤,两瓶洋河大曲,右手拎了一块上好的五花肉和两袋五香花生米,也没有让王波的心情好起来那么一点。

王波的心都在滴血,那可是三十九块两角钱的掌控权,他白白地交给了外甥不说,还跟外甥签订了一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虽然是口头约定,但是,对于王波这样的人来讲,那就是已经成为了事实。

如果没有太大的意外,从现在这个时候开始一直到封江,王波基本上就是为李忠信打工了。

王波越想越痛苦,甚至觉得他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了,竟然被外甥用语把他逼到了墙角,根本就没有任何让他发挥的余地。

王波觉得他的这个大外甥太妖孽了,面对李忠信,他就好像面对一个成年人,就好像李忠信是他舅舅一般,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了李忠信的口中。

李忠信和王波谈的时候说的很清楚,主意是他李忠信出的,挂鱼的东西都是他李忠信拿来的,就是打鱼的方法都是他李忠信交给王波的,在这样的一个完整的作业链当中,王波和董志国无非就是出了力。

有力气的人到处都是,想要快速赚钱发家致富的人也大有人在,王波要是不想做,李忠信随便找任何人都能够做这样的一件事情。

鱼是在江中生长的,现在有无数的鱼,可是,你没有东西把鱼从水里打上来,那也没有任何价值的事情。

李忠信还告诉王波,现在王波和董志国两个每天打鱼,工资是每天五块钱的基本工资,以后队伍扩大,他们两个人算是领工的管理人员,每增加一张渔网,他们两个人多拿一块钱,如果效益好的话,每个月到月底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还有大量的奖金。

李忠信心中清楚得很,三舅王波的本质很好,为人也十分仗义,但是,这样的一种性格,今后要没有他指引大方向,是没有啥发展前途的。

人都是逼出来的,只要他把握住王波今后的大方向,今后和他一起走向成功也是有着极大可能的。

按照这个时候的发展前景,王波的确是他不二人选。

李忠信也不完全打压王波,打一巴掌以后给了个大甜枣,不光是给王波兜里面留下了十块钱,还答应下来王波,晚上给他们买两瓶好酒买些好猪肉。

至于王波的怨念和一些微词,李忠信直接忽略了过去,晚上到董志国家里和董国忠吃饭才是正事,等三舅王波这段时间赚到更多钱了,估计这些怨念和微词就会随风飘逝了。

到了董志国家中,李忠信看到,董志国的家和王波的家绝对有一拼,后世那种宅死在家里的貌似都没有他们邋遢。

人是年轻人,不穿补丁衣服,打扮的溜光水滑的,可是家实在让人无法恭维。

李忠信估摸着今天这是晚上要请董国忠过来,董志国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要不然的话,更会是脏乱差,和他三舅王波之前的狗窝应该有一拼。

桌子上此时已经摆了四副碗筷,桌子上有着一只烧鸡,一大碟子的咸菜和四个一切两半的咸鸭蛋,还有农村的大酱和几颗发芽葱。

灶台上的八印大铁锅(几印就是直径几十厘米,东北农村一般都用八印大铁锅来做饭)业已飘出来炖大鱼的香气。

李忠信用鼻子嗅了嗅,虽然香气没有后世的大锅台炖鱼的味道香,却也煞是好闻。

最近一段时间李忠信的嘴巴也是淡出鸟来了,刚开春的季节里的,家里面的菜除了咸菜,就是菜窖里面白菜土豆大萝卜。

偶尔拿豆腐票买块豆腐都算是改善生活了,想到今后每天都能够有鱼可吃,能够补充一些身体的营养,李忠信还是十分兴奋的。

后世的李忠信个头不高,光脚丫子净量也就是一米六八的模样,他总有着一种想法,是不是他在小时候有些挑食,营养没有跟上去,结果个子没有长起来。

李忠信坐在微烫的炕头上想到,既然重生了,他必须要为自己的身高努力了,要争取长到一米七二以上。

王波进屋之后,把右手的东西往炕上一扔,十分不客气地说道:“志国,把这两块肉烀出来,好了以后切了蘸酱油蒜泥吃,一会儿在找个盘子把花生米倒出来,晚上咱们和大忠哥喝点。”

看到董志国望着带肥膘的五花肉一副馋涎欲滴的表情,王波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牛气哄哄地丢过一张小黄牛说道:“这个是你今天应得的工钱,打明个开始,你好好跟我混,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看都不看董志国的表情,王波快步走到董志国家装碗筷的柜子那里,伸手就从最下层摸出来一个陶瓷的达白盆子,他把酒瓶小心地放入里面,开始四处找热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