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呢!于雷他们家前院的邻居,在个体歌舞厅那边算是一个很牛『逼』的大哥。

于雷他们几个人到那边去玩呢!不光不花钱,而且时不常地能够混到一盒两盒的好烟,当时像他们这样大的岁数的年轻人,抽烟什么的,一般稍微困难一些的,都是那种繁华,葡萄,云竹,乐士,宇宙之类的香烟,条件稍微好一些的人呢!抽什么独秀了,红杏了,还有什么凤凰,翡翠之类的香烟,而像大混混给他们的烟呢!则是当时售卖得比较贵的希尔顿或者是红塔山。

他们觉得,做这样的一种事情,抽上希尔顿或者是红塔山,在朋友面前特有面子。

李忠信呢!虽然是学习不错的好孩子,但是,在那个时候也是跟着他们去过十几次,只不过呢!他到了那边以后,基本上就是给于雷他们这几个家伙看衣服,看他们下场子当中跳舞。

李忠信记得,那个时候,无论是什么人,都挺能装『逼』的,动不动看到哪个家伙不顺眼了,几个人就上去一顿打。

当时那个时候,舞厅当中没有保安,只有看场子的,这些人都是江城这边有一些名气的混混头。

他们手中都拿着胶皮警棍,只要里面有人打仗了,他们就会冲过去,一顿警棍,把这些人分开,然后把这些人“劝”到歌舞厅外面去。

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从来不会选择报警,而是把他们放到大门口,便不管了。

至于他们在外面找人打群架或者是其他的事情,跟他们无关。当时娱乐节目很少,这些混混头更是希望看到那些人在外面打仗。

当时的人有事情的时候,都喜欢找人,没准找到的亲朋好友他们就有认识的,到时候就会给他们上供烟酒,欠下他们人情,而他们,无非就是过去平事情。

这个时候呢!差不多一些的大哥级别的小混混互相之间都有一种近似于默认的规定,只要不是直系亲属,没有天大的仇怨,他们绝对不会大动干戈。如果哪一方有直系亲属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了,那么,他们会给予一定的补偿。

这个时候,张奇和王传智的家长都是警察系统的领导,家教虽然严,但是,叛逆心理却是让他们总想往这样的一种地方跑,跟警察混混什么的,并没有太大关系。

他们不清楚这些事情,可是,他们那个邻居混混头可是知晓这个事情的,到个体商场这边来玩的时候,不但不要门票,还会时不常地给他们几个人买一些烟或者是饮料什么的。

像这类的人,脑袋都非常好使,今后他要真的出什么事情了,看在邻居的面子上,兴许他们能够帮使使劲,哪怕是能够帮着说一句好话,那也是值个的。

李忠信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候,那个叫做三哥的大混混头子被抓到收容所(后来才改名叫看守所的)的时候,于雷和张奇他们几个人都过去探望了他,而且通过他们的关系给定了好的盒饭,给搞了一些特殊的待遇。

虽然在案情上没有给予那个三哥什么帮助,但是,这种照顾在那个时候,就是十分难得的一件事情了。

当时九十年代的舞厅,中场的时候是士高,现在叫做蹦迪。

那个时候基本上就是一种恰恰舞,大部分男孩子和女孩子都喜欢跳,跳的好的人,很是受到人们的关注。

不光是歌舞厅里面学习跳恰恰,就是在校园当中,都刮起了跳恰恰的风『潮』。

一种是恰恰,另外一种叫做二十六步,九十年代的时候,还有很多学校把这两种舞蹈作为课间『操』来的。

那个时候,有通宵的舞会,就是花一张票的钱,可以跳通宵。

到了晚场的时候,留下来的都不是什么好人了,这个时候,基本上就是男生看到漂亮女生就上去请跳舞,碰到装紧的不跳舞的,直接上去就是大嘴巴子。

越是到晚场,舞厅当中就越『乱』,什么样子的人都有。

当时个体舞厅里面有很多的包厢,当跳慢四关灯(在东北这边叫做快乐十分钟)的时候,就开始有男生拽女生进包厢里面,连『摸』带捏的为所欲为。

当时那个时候,如果请一些不算漂亮的女生吃顿饭,就算是挂上马子了,在通宵的时候扯完犊子,然后谁也不认识谁。

对于那段时光,李忠信记忆犹新,当时李忠信去的几次,基本上没有碰到打群战,哪怕是碰到了,李忠信也是躲得远远的,基本上不上去动手。

他去过歌舞厅那么多次,只是在于雷他们几个人的劝说下,和认识的两个女孩子跳过舞,而且腼腆的不成样子。

这种日子过了能有大概半年左右,个体商场的歌舞厅就出大事了,当时那个时候,两伙喝多酒的打仗打急眼了,都找来了二十多人,两面的人谁也不服谁,直接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