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断李忠信的电话以后,王波陷入了沉思当中。

王波还记得,以前出门的时候,兜里面有一张五元钱的小黄牛,那心里面都不知道美成什么样子了。要是有一张十元钱的大团结,他甚至都能够漂起来。

什么时候说什么话,改革开放刚开始的那些年,他到李忠信家里蹭姐夫一盒春城烟或者是一盒凤凰烟,那个时候,只要是在其他人的面前,他都会把烟拿出来显摆显摆。

按照当时的话,那叫闪神,和这个时候炫耀抽什么三字头的中华是一种道理。

从那么一种生活到现在的生活,一共也就是几年的时间,王波甚至很多时候都觉得,他现在的生活,是一场美梦,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梦醒了。

之前那几年,喝上一瓶小烧酒,再来上一瓶啤酒,那可以说是最大的享受了。

那个时候没有什么要求,只要是高度的烧酒,只要能喝进去,那就可以喝,哪怕是几角钱一斤的白酒他都会喝得津津有味。

谁家要是盖房子或者是家里面办什么大事,到现场去干一些重活,到时候能够在谁家里面喝一次酒,或者是吃一些好吃的,那和过年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现在是什么生活,现在想什么时候喝酒,就有那种从茅台厂那边拉过来的茅台可以喝,想吃什么东西,哪怕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野味,也是会有人用最快地速度给送过来。

当时他在竹板屯那边住的房子,可以说是冬冷夏热,整个房子里面,最值钱的东西就是他家当中灶台上面的那一口八印大铁锅。

一是这个八印大铁锅是他做饭的家伙事,二就是家里面真的没有其他值钱的物件了。

现在呢!他在忠信公司这边建设的住宅楼当中搞了一个最大的房子,房子的面积是一百四十多平方米,相当于一般户型的两家。

只不过是在建设的时候,李忠信就告诉杨华那边专门给忠信公司高层设计出来的。

这个房子呢!李忠信曾经说过,是他们这些高层暂时的一个住所,今后忠信公司在不断发展的同时,会给他们的住所继续进行提升。

今后忠信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呢!今后都会盖那种独门独院的别墅,就好像是电影当中演的那种最有钱人居住的那种房子。

现在他居住的房子当中,抽水马桶,地板,高级吊灯等等物品,可以这样说,在前些年的时候,王波绝对不能想象出来,他有朝一日能够住进这样的房子当中。

感慨了一番以后,王波开始给王小四以及忠信公司的高层干部纷纷打过去了电话,把这些公司对于这次事情的处理结果简单地说了一下,并提出来,明天的会议,高层管理人员必须要带着笔和本子参加,他要讲的事情,要让他们给下边的人传达下去,让每一个忠信公司的员工,都知道这次事情的处理结果,和忠信公司对于质量以及信誉方面的重视程度。

“小四,你说什么?公司总部那边的处理结果出来了,把我们父子两个人开除了不说,还要让我们承担这次公司的损失?”

“造孽啊!造孽啊!”王老实看到儿子点头以后,他就好像是丢了魂一般。

王老实是忠信超市最早的连锁超市的管理人员之一,也正是因为他的原因,他的儿子和他的三小姨子都进入了忠信公司。

王老实这辈子都没有想到过,一个农民出身的他,能够坐到忠信公司江城这边两个大区县的区域经理。

这个职位呢!虽然算不上是忠信公司的高层,但是,在中层干部之中,他也可以算得上是相当不错的一个了。

儿子王小四在他的劝说下和李忠信到了京城那边学习了一段时间,回到江城以后更被王波委以重任,虽然没有同期去北京那边的闫立国和陈冲他们那些人现在的地位和待遇,却也是同期当中很不错的了。

按照正常水平,王小四绝对没有资格当上区域的管理者,可是,他们父子两个人凭借着和王波这边的一点亲属关系和王老实的肯干劲,让他们父子两个人在忠信超市江城这边站稳了脚。

他们和那些后进入忠信超市的管理者不一样,后进入的管理者,都要求学历和一些能力,而他们则因为是忠信公司起步时候最早的一批员工,按资排辈上来的。

王老实十分重视忠信超市总部那边的规则以及规章制度,因为他心中清楚一件事情,小河没水大河枯,他们这些人如果不能兢兢业业地把自己所管理的那一摊做好的话,忠信超市就会像上面所说的一样,开始失去活力。

他们父子两个人,在没有进入忠信公司之前,就是竹板屯那边两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按照屯子里面人的说法,如果他们家赶上了几年好年景,兴许能够给王小四娶上媳『妇』,要不然的话,王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