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副市长,这次的事情十分顺利,多亏了您在其中帮助,在这里呢!我敬你一杯。如果没有太大意外的话,过上一年两年的,您就会成为江城市的市长了,到那个时候,您可要更罩着我啊!”王光宗举起手中满杯的茅台酒,对于得水笑呵呵地说了起来。

王光宗真的没有想到,这次事情能够如此顺利,一直以来,王光宗以为忠信公司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他都做好了好几手的准备,就连在辽省那边的陈醒然,这个时候他都已经让一些人动起来对陈醒然进行了牵制,让陈醒然在辽省那边无法分身顾及忠信公司这边。

让王光宗没有想到的是,通过于得水的牵线搭桥,他很快就在江城打成了通路,更让他有些意外的是,江城这边的领导居然丝毫没有回护忠信公司的意思,直接按照他和上面组织部门的意见,把长青乡整个部门都做了调整,进行了一次大换血。

“光宗啊!这个事情说起来还早,我倒是殷切希望能够帮助到你,看着你在江城这边快速发展,这样的话,你父亲那边面上对你另眼相看,对于我们今后都好。”于得水皮笑肉不笑地对王光宗说了起来。

于得水对于王光宗这个年轻人的看法只能说是一般,不过呢!他却是对他身后的老子很重视。如果王光宗真的在江城这边能够呼风唤雨,到时候他混到个大市长当当还是十分轻松的。

这次王光宗要整的是忠信公司,于得水更有帮助王光宗的想法,因为这个该死的忠信公司一点都不卖他的面子。

他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忠信公司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给他送过大礼,也就是说,他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忠信公司所有的工厂和建设等方方面面,几乎都是通过省里运作获得的资质,跟江城一点关系都没有,这让他和市里面的领导面上都无光。

王光宗打着老子的幌子到了江城这边,还有那么多人在背后帮衬着,也就是说,这次王光宗是有备而来,高层都已经默许了这样的一件事情,他在这个时候站到王光宗这边,也属于正常的。

按照王光宗的说法,只要他这次事情办得好,只要能够把忠信公司吞下来,到时候江城市市长的位置是跑不了的了。

“于叔,您这话说的好,我们大家都是风雨同舟,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我还是懂得,我家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到什么时候,我老子都会对我资源有一定的倾斜,咱们共同努力,争取用最快的速度把忠信公司那边摆平,免得夜长梦多。”王光宗咧嘴一笑,把酒杯当中的半杯茅台酒扬脖喝了进去,并把杯底调转过来,示意于得水他把手中的酒干了。

“光宗,真是痛快人。于叔在这里托一声大,今后你的事情,就是叔的事情。”于得水也是把手中酒杯举起了一口尽饮。

“于叔,瞧您说的,我不就是您的晚辈吗?小侄也把话放在这里,只要叔那边有什么需求,小侄头拱地的给你去办。今天天色已晚,我就不留于叔在这边热闹了,等过几天,小侄再专门摆席宴请于叔。”王光宗十分豪气地说完之后,向身后打了一个响指。

“宗少,您有什么吩咐?”王光宗身后几米远一直站着的刘汉快步走到王光宗的身后问了起来。

“等下你把于叔送回去的时候,别忘记车里面的东西,帮于叔送上楼。”王光宗对手下的刘汉吩咐完之后转头对于得水说道:“于叔,小侄今天就不专程送您回去了,让刘汉送您回去,这两天的事情您看着抓点紧,我这边也加把劲,争取一鼓作气,把那个拿下来。”

“就冲着光宗的能干劲,我也是得把这把老骨头拼上,你放心,于叔这边耽误不了你的事情,我一准给你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于得水有些微醺地对王光宗说了起来。

于得水虽然感觉到他有些喝多了,身体也有一些晃了,但是,他在说这个时候,却依然十分有力。

看着于得水远去的背景,王光宗不屑地骂道:“这个老死东西,要不是看在你还有一点用处的话,我一准弄死你,就你丫的也配当我叔,哼……”

“三叔,宗少让我和您说的事情,您现在办得怎么样了,这次您一定要帮帮侄子,宗少是什么人,有什么地位您也知道,事情一旦办成了,少不了您的好处。”魏大光摸着他那光光的脑袋,瓮声瓮气地对他三叔魏正飞说了起来。

这次宗少交代给他的任务很艰巨,要魏正飞帮助他联合长青乡另外几个村屯,毕竟长青乡是多个村屯组成的,光把竹板屯和福隆村那边的领导干部的位置弄到手,没有什么大用。

魏正飞呢!是福隆村三十里地之外的兴隆村的村支书,一直在兴隆村附近很有威望。这次王光宗联系手下的小弟,找到了魏正飞的侄子魏大光,让魏大光去做魏正飞的工作。

像魏正飞这样的老顽固,哪怕是新来的乡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