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国忠比谁都明白,弄出来这样的一个事情,就算是把他们提拔了一格掉到市里面或者是其他地方,他们也是绝对别不过这个劲来的,那不是给他们提升,那是把他们的根断了。

董国忠一直记着李忠信对他和梁国富说的话呢!忠信公司在长青乡这边进行发展,长青乡的领导干部,就是忠信公司发展的根,让他和梁国富两个人一起努力,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好。

现在倒好,不但他和梁国富两个人被撤下来,等待下一步的调动命令,就是于金卓这个已经成为二把手的郊区实职也是同样被拿下来了。

他们都不傻,都知道这个事情究竟是奔着什么去的,要不然的话,绝对不会把他们三个人都拿下来,而且是连竹板屯和福隆村那两个村子的领导干部全部换了个遍。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只是董国忠想不明白,忠信公司为国家和黑省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怎么还有人如此这样明目张胆地搞呢!

根据下面人给他们反馈回来的信息,那些人想要借助着官方把忠信公司强制性的抢到手,至少要把忠信公司的管理经营权拿到手。

给董国忠和梁国富他们通气的人很多,有下面的村子,下面的村高官,还有一些受过他们恩惠的人,就是白忠伟那个麻杆,不,现在也是属于微胖型的货,每天都会给他们打一个电话,汇报他们那边的情况。

董国忠总有一种想法,他没有帮李忠信当好家,而且,当年的集体执照也是他去弄的,那个执照呢!没有办利索,是托人弄的,底子上面的忠信公司依旧是属于竹板屯集体的。

现在竹板屯那边的村长村支书都换成了外面来的空降兵,到时候真要行使组织的权力,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这个事情,要说不闹心,那绝对是扯蛋。

“国忠啊!王波不给我们两个人打电话了吗?他说,忠信说了,这次的事情呢!没什么大不了的,用不了多久就会过去,让我们和于金卓大哥到外地去旅游散心去,你觉得,我们到什么地方旅游好呢?”梁国富有些期待地问起了董国忠。

他觉得,虽然和董国忠多年不对付,但是,这些年两个人配合得很好,这次出去玩耍,他真就应该和董国忠一起出去。最起码,董国忠是当兵的出身,到时候出门在外他也能够安心一些。

要是他自己带着老婆孩子出门,他真就担心在外面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梁国富品着手中的茶水,还不忘给董国忠面前的小酒盅斟满,梁国富最近总觉得他是斯文败类,不,是斯文人,喝酒也喝不过董国忠王波他们这几个酒鬼,能不喝就尽量不喝了,这样的话,还能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

“国富啊!你怎么还那么有心思琢磨出去去哪里玩呢!现在都是火烧眉毛的时刻了,你就不能想一想,怎么能够帮助忠信公司一把?”董国忠翻了一眼梁国富,一脸不悦,更是觉得,这个梁国富真的没良心,都这样的一个时候了,不说帮李忠信那边解决一些大问题,哪怕是解决一些小问题也是好的。

那边的人不是对下面的村屯搞事情吗?凭借他们两个人在长青乡的威望,他们应该在这个时候到下面去走一走,至少要和那些想要过去对忠信公司不利的人进行一些劝告,现在的情况还没有明朗起来,这就惦记着到什么地方去玩了。

董国忠一扬脖,又一小酒盅的酒就下了肚。

说是小酒盅,也是四钱的杯子,董国忠连口菜都没有吃,就喝下了两盅,酒气一下子就充斥了桌面。

“我说国忠啊!你这操的是哪门子心呢?你没有听王波给我们打电话的时候怎么说吗?他也是要跟着咱们一起出去游玩的,现在是没定下来去什么地方,据说,王波想要领咱们几个人到海南岛那边去旅旅游。

你在南方当过兵,海南那边究竟怎么样呢!按照王波说的,现在咱们这边已经零下了,而那边现在温暖如春,一想到这个,我真就想现在动身。”梁国富憧憬起来王波说的海南岛了,至于董国忠说的那些话,他自动过滤掉了。

王波之前提议他们出国玩去,去什么日本了,法国了。

这几个地方呢!王波说他地头都熟,到那边找一些翻译,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到时候在那边也能够领他们体会一下资本主义国家的情调。

可是,王波说出国的事情遭到了于金卓和董国忠的强力反对,他们不光是不想出国,连出门游玩都不想,他们在这个时候一门心思地琢磨着怎么能够帮助到李忠信,帮助忠信公司渡过难关。

这个时候呢!王波去开导李忠信的姑父于金卓去了,而他则是负责开导董国忠。

只不过呢!王波也是说了,忠信公司的那个优质资产已经早就转移了的事情,不能外传,因为这个事情涉及到的事情很多,董国忠要是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