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王光宗,你们谁是忠信公司的负责人?”王光宗进入黑省忠信公司总部以后,大马金刀地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痞气十足。

赵福天坐在办公桌后面,嘴唇微微一抿,手一摆,直接示意跟着王光宗过来的安保人员下去以后,他笑呵呵地说道:“我是忠信超市的总经理赵福天,请问你来这边有什么事情吗?”

“你就是忠信公司的负责人?”王光宗的眉峰一扬,牛气十足地问了起来。

“请注意你的态度!我是忠信超市的总经理赵福天,难道你没有听清楚吗?忠信公司的负责人不在这里,有什么事情请讲。”赵福天不卑不亢地说了起来,并没有因为王光宗的强势而对王光宗低声下气。

赵福天现在十分硬气,因为他已经知道,这次的斗法,是忠信公司胜利了,要不然的话,王光宗也不会登门来讲和。

“忠信公司的事情你能不能做主?我这次是过来谈要事的,把你背后的人叫过来,我有事情要找他谈。做不了主,在这里做什么?”王光宗的语气开始不善起来。

对于赵福天的态度,王光宗十分不满,心中更是想到,麻痹的,之前接电话的就是你丫的,你说你做不了主,坐在这里跟我装什么大尾巴狼,要是惹恼了老子,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个就是你和我谈话的态度,人来,送客。”赵福天的脸吧嗒一下就掉到了桌面,更是寒声地对外面的人喊了起来。

赵福天和王光宗愤怒的眼神对上之后,分毫不让。

“你知道你现在在和谁说话吗?你知道我是谁吗?”王光宗看到跟班的拦下了外面进来的安保人员,他不怒反笑地问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我需要知道吗?要是过来谈事情,就给我拿出来谈事情的样子,要不然,恕不奉陪。”赵福天嘴角露出一种玩味地笑容,很是轻蔑地望向了王光宗。

赵福天现在的底气十足,寰宇公司那边已经萎了,也就是说,寰宇公司对忠信公司已经没有了威胁。

而王光宗摆出来这样的一个态度,他怎么看都是那种没牙的老虎,根本就不足为虑。

现在王光宗到的是忠信公司的地盘,比人多,他这边要比王光宗人多,比其他的,王光宗更是没有办法和他比。

想要谈事情,露出来这样的一种态度,你麻痹的,吓唬谁呢!你的那两个跟班的,和我这边的安保人员可是差了很多的,我这边的都是封半山和钱浩那边找来的退伍士兵,想要打架,也随便,忠信公司真就不怕这个。

“你……你……”王光宗的手攥得嘎巴作响,从口中挤出了两个你字之后,看到赵福天依旧是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依旧摆出来一副送客的架势,他感觉到胸口一阵憋闷,不过呢!脸色却逐渐缓和了下来说道:“难道忠信公司就是这么待客的?”

赵福天看到王光宗脸上的凶煞之气消失以后,他挥手说道:“你们先下去吧!在门口待命,没有我的命令,不准离开。”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笑呵呵地对王光宗说道:“忠信公司的待客之道,还不需要你来操心,你这个态度,是过来谈事情的样子吗?坐下来聊不好吗?”

看到王光宗运着气气鼓鼓地坐回到之前的沙发位置以后,赵福天笑呵呵地说道:“给我这边泡一壶龙井拿过来。”

“我现在想问的是,忠信公司的负责人在什么地方,我这边有紧要的事情和他磋商。”王光宗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对赵福天问了起来。

他对于赵福天虽然十分不爽,但是,对方摆出来了一副你不好好说话就送客的架势,他真的无法发飙。

这次的事情闹得有些大,就是他的聂叔都已经兜不住了,如果不能够平息上面的压力和父亲的怒火,他这几年的心血就会全部白费了。

“我们忠信公司的老总王波先生到海南那边度假去了,我们现在联系不上,恐怕您白跑一趟了。”赵福天淡淡地说了起来。

对于这样的说辞,赵福天早就想好了。李忠信之前就和他说了,王光宗那边不出意外的话,会找到省城忠信公司总部这边来,到这边呢!他直接都推出去就好,反正这种事情怎么说都是合理的,忠信公司的总经理出去旅游了,我们联系不上,那是正常的。

王光宗愤怒地盯住赵福天看个不停,他心中能够猜得到,眼前的这个赵福天一定能够联系上王波和李忠信,却是摆出来了如此一个姿态,这是要给他难堪啊!

他刚要暴走发火,却惊诧地发现,他已经没有了暴走的那种能力,现在他是过来求和的,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和赵福天互怼起来,真就不知道下一步会走到什么样子的一种地步了。

王光宗真的想不到,一个忠信超市的总经理对上他,居然会是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